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世界

 
 
 

日志

 
 

民主教与科学教  

2014-09-13 17:56:00|  分类: 民主教,科学教,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五四”起,德先生、赛先生就成为中国社会关注的热点,现在人们称之为民主与科学。因此,关于民主与科学在中国的实践与争论已有挺长的历史。应该说在大局观上,谁也不会反对民主与科学,但在很多细节上,至今依然各自言说,谁都难以说服对方,也未能达成多少共识。
    一百多年前,呼唤德先生、赛先生,强调民主与科学对于中国社会有它的重要性与合理性,同时,我们还应该理解那时高调地张扬,还有它特殊的历史背景。五四运动之前,中国遭遇了一系列重大挫折和屈辱,很多人都在探寻中国的发展道路。其中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比较占据上风,用今天的话说就是“全盘西化”。这股风潮既受到因“脱亚入欧”的明治维新而成功跻身列强的东洋日本的影响,也受到留美童子、庚子留学的海归精英们的影响。全盘西化的主张曾经在中国占据了主流地位,后来有所收敛,但至今依然没有消失。全盘西化在中国近代史、当代史上是一个强大的命题,时不时就会跳出来引起争论,也时常会成为某些人思想、理论、行动的指导原则和目标。
    这样一个始终不绝的全盘西化的强大背景,自然会对人们理解、使用民主与科学造成多重影响,其中之一就是“民主教”。所谓“民主教”简单说就是把中国的一切问题归结为中国没有像西方一样的民主制度,面对中国的所有问题,他们只有一个灵丹妙药:实行像西方一样的民主制度,甚至更简化为选票。进一步说,“民主教”的目的就是在中国实现全盘西化。他们不顾西方民主制度在很多非西方国家的失败,他们无视西方民主制度给西方国家自身也带来各种难解的麻烦和困惑,如同瘾君子渴望毒品那样渴望在中国推行西方民主制度,并不惜采取包括制造动乱在内的一切手段。
    然而,民主教在中国遭遇了不少困难,原因之一是它自己理论的缺陷。民主教既然强调民主,就必须接纳各种意见,而中国社会的很多意见并不认同民主教全盘西化的主张,由此使得民主教在很多时候,不得不以独裁的方式、以反民主的方式来推行他们的主张。在这个时候,民主教与科学教相遇了。因为民主教在推行他们全盘西化的目标时,遇到的最大困难便是没有权威,这是民主的本质所决定的。虽然今天在中国的民主教时常表现出纳粹化的冲动,但毕竟,全世界对此都保持高度的警惕。西方民主有可能法西斯化的这个内在缺陷即便没有彻底治愈,也被人们时刻警惕着它的发作。因此,民主教要想获得他们日思夜想的权威,光搞出什么“新权威主义”之类是不够的,于是,他们找到了科学教。
    在全盘西化的语境中,中国因为没有西方民主而落后,与中国因为没有西方科技而落后,两者具有同样的价值。如果说民主需要多元化,尊重不同意见的原则使得民主教因不能统一民众的思想而恨得咬牙切齿,那么,科学几乎没有这个麻烦。在只有西方科学最发达的前提下,发展科学、尊重科学,某种程度上几乎完全等于听命于少数西方科学家,或者听命于完全接受西方标准训练的少数海归科学家、科普人士,借助西方科学的权威,他们个人也获得了不容置疑的权威地位。
    所谓科学教有几种表现,一是所有判断标准都以西方科学为准绳,中国因为已经被套上不懂科学、科学落后的标签,几乎所有中国立场的表述都被扣上“没资格、伪科学”等帽子;二是,由于背靠强大的西方科学,并且借助西方科学可以自行制定各种标准的权利,他们在中国推行科学时,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设计科学的发展方向和手段,显示出“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霸道。而事实上,西方科学也并非完美无缺,它自身也与很多社会问题紧密相关,却被科学教有意识地忽略;三是,由于文史哲等领域也被冠以“社会科学”的名目,以及在中国社会各个层面都有“泛科学”的趋势,“科学”几乎等同于绝对正确的形容词,例如科学睡眠、科学饮食、科学管理等,“中国人不懂科学”的结论又扩展到中国社会几乎所有领域,好像中国人千万年来都不懂睡觉、不懂饮食、不懂管理。在科学的名义下,以西方文化的一切为标准来改造中国社会的各个方面,便获得步步为营的成果。
    民主教与科学教在中国有一个共同特点:一切都以西方为标准,凡不符合西方标准的,都是错的,都是被批判的对象。不同的是,民主教以直接改变中国的政治制度为诉求,科学教则是持续不断、潜移默化地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民主教因为缺乏权威而成效不显著,科学教则因为具有强大的权威而所向无敌。民主教也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为了汲取民主教不成功的教训,与科学教开始合流。从根本上说,民主与科学是互相矛盾的,因为民主要听多数人的,而科学只能听少数人的。在普遍意义上,民主与科学并不能无缝对接,但是,在全盘西化所需要的权威上,民主教与科学教一拍即合,因为,这两者的共同目的都是全盘西化。众所周知,西方文化最主要的特征是金钱至上,资本决定一切。西方民主可以被资本操纵,西方科学同样不能摆脱成为资本附庸的命运。正是因为这个关键,民主教和科学教才能在全盘西化的大目标下,由资本势力撮合在一起,共商大计、同赴使命,共领红包、同拿赏金。
    在当今中国我们可以发现,民主教全盘西化的主张和行动日益被人察觉和认清,民主教全盘西化的尝试日益困难重重,但是,科学教全盘西化的推进却一直顺风顺水,并已渗透到中国人无数具体的生活细节中。如今,在“全盘西化”这面共同的大旗下,民主教和科学教从过去的互相抵牾、嘲笑,正日益公开或秘密地联手。他们从不同的角度批评中国、改造中国,目的都是在中国推动全盘西化。
    “科学教”、“民主教”的说法借鉴了宗教的概念。之所以称它们为“教”,是因为它们符合宗教的特征。所谓宗教,简单说就是不承认未知和无知,在一个全知全能的神的指导下,万事万物都已由神安排定当,信徒不用自己思考,只需按照神的指示去做;如果不按神的命令、指示办事,必将遭难遭灾遭天谴。民主与科学本身并没有错,关于民主与科学的一切探讨和辩论都有真诚的一面,都值得认真倾听。因为真正的民主和科学都实事求是地承认未知和无知,因而需要学习,需要实践,需要创造。但是,“民主教”和“科学教”把西方现实社会当成宗教意义上的“天堂”。为实现这个“天堂”,他们无所不知、无所不能,一切答案都是西方教条。对于不同意见,对于不同于西方的实践和探索,它们像西方宗教的“异端裁判所”一样,用种种手段消灭对方、禁锢对方。但事实上,西方真的不是“天堂”。西方宗教意义上的天堂也不存在,他们却顽固地相信那个自顾不暇、捉襟见肘的西方永远都是天堂,他们只能使自己成为没有独立思考能力、一切都信奉西方教条的“民主教”、“科学教”的愚昧信徒。

 

  评论这张
 
阅读(3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