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世界

 
 
 

日志

 
 

李承鹏被打,能说活该吗?   

2013-01-18 10:25:00|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李承鹏在北京举行图书签售,发生了两段插曲。先是一名网友上前打了李承鹏一个耳光,被保安控制,又被警察处理;后是另一名网友将菜刀包扎成礼物,还打上蝴蝶结送给李承鹏,被视为暴力威胁,被阻拦后,将包扎好的菜刀礼物扔向李承鹏,也被警察处理。微博上你来我往,两派主要争论的是后者。据我所知,后者并非暴力威胁,主要是因为李承鹏曾经说北京买菜刀要实名制,该网友说自己不用实名制也能买到菜刀,便买了一把,开好发票,在微博上与李承鹏有互动之后,说好在签售现场将菜刀送给李承鹏。没想到重演了林冲入“白虎堂”的情节。
    对于网友给李承鹏送菜刀一事,我不想多评论。因为,此事有较长的缘由,双方各自的说辞只要当面对质就能辨清。我与双方都没有来往,犯不上为谁说话。我更想说说网名“大众老虎”掌掴李承鹏一事,因为我与“大众老虎”有过一面之缘。
    我首先想说,观点不同很正常,但因为观点不同就动手打人,这肯定是错误的。遗憾的是,此类事情近来经常发生。前几年,阎崇年就遭遇过,于丹为此在公众场合配置了大量保安。前不久,北航某教授也打过观点不同的人。此外,知识分子各种各样的“约架”近年来也屡见不鲜。刚出现时,公众还有点新鲜感,现在已越来越无聊。由此可见,“君子动口不动手”的古训在今天一次次被推翻,知识精英阶层打人骂人的现象层出不穷,一些知识精英以及他们占据的媒体、舆论阵地成为这个社会的乱源之一,这究竟是为什么?
    老话说:“秀才遇到兵,有理讲不清”,这是古代社会的一种状态。秀才作为知识分子,总是以讲理为自己的生存方式,遇到不讲理的粗人,常常就无能为力。这一现象虽说对于个人可能有点悲哀,但是,作为一个整体,中国古代始终要求读书人、知识精英以讲理为天职。也正因为如此,读书人才能在中国社会长期受到尊重。因为,即便是粗人,用暴力方式解决问题,当遇到了暴力对抗,不能自行解决问题,或者矛盾在暴力中扩大、激化,最终还是要走到讲理的路子上。我们可以说,知识分子作为社会舆论主流,以讲理的方式做出表率,并实现社会管理,是最为重要的中国特色之一。所谓依法办事,法律就是讲理的最高形式。
    近代中国以来,对于传统的抛弃甚至诋毁,使得这一传统奄奄一息。文革之后出现的一个典型便是王朔,其“我是流氓我怕谁”的名言,彻底颠覆了知识分子讲理的传统,而将读书人放到与流氓同等的地位上。王朔近年来在媒体上露面较少,我们不能说当今知识分子流氓化都是王朔造成的。然而,他的那句名言的确被此后大批知识分子接受,并成为主流。文革是对知识分子的一个伤害,但是,文革之后“反文革”的很多人也依然用流氓化的方式来反对文革。当今媒体上,当今知识分子,满口脏话的现象不胜枚举,动辄以暴力方式解决问题,喊打喊杀,已成家常便饭。
    当今有些知识分子和媒体,出于反体制的需要,对于很多暴力行为经常做歪曲的辩解。例如,杨佳杀害多名警察,因为警察代表体制,杨佳便被某些人塑造成“大侠”。马加爵杀害同学,原因被归结为教育领域的歧视;夏俊峰杀害城管,也因城管与体制挂钩而被很多知识分子认为情有可原。某男子杀害无辜的孩子,被媒体解释为体制造成的生活困难而报复社会,甚至喊出“冤有头,债有主,右手拐弯是政府”的顺口溜。诸如拆迁或其他事件中的暴力抗法,都获得当今某些知识分子和媒体或若隐若现、或公开正式的支持,为其暴力行为做出“合理性”的解释。
    当整个知识分子群体日益流氓化,社会也只能朝流氓化的方向发展。普通民众对于知识分子个体也采取流氓化的方式,又有何可抱怨的?这是知识精英流氓化之后的自食其果。李承鹏也许应该自问,在知识分子流氓化的大潮中,自己是否也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当然,我没有任何替掌掴李承鹏的网友辩护的意思。我大致知道这位网友的主张,他反对南方系媒体的很多观点,认为他们是汉奸,所以,他认为打李承鹏便是“打汉奸”。某些人还公开喊出要发起“锄奸”运动。对此我想说,汉奸问题暂且不说,当你反对南方系,又为自己打人的行为找理由辩解,认为自己打人是正确的,你的这种方式与南方系为杨佳等杀人者辩解又有何区别?有人说:“对待流氓就该用流氓手段”,如果这个观点得以通行,那么,这个社会再也不需要讲理,直接变成弱肉强食的丛林算了。
    知识分子流氓化,是当今中国最丑陋的现象之一。究其原因,一是对中国历史的粗暴否定;二是商业媒体鼓吹暴力、色情的通病;三是读书人理想信念的彻底坍塌。现如今,社会主流是成功的商人,他们倒个个衣冠楚楚地打扮成正人君子,装出温文尔雅的样子,掩盖了他们“无商不奸”、“无奸不商”的龌龊。这一方面说明,任何一个社会都需要把“讲理”作为主流,差别只在成功商人的讲理是真还是假;另一方面也说明,曾经是社会主流的知识分子,如今已大部变成资本的附庸、帮闲,失去了主流地位。既然知识分子已不再是社会主流,不再用承担社会责任,以流氓化的方式,为资本保驾护航,便成为知识分子的生存之道。中国自古以来便有尊重知识分子、读书人的传统,这一传统至今依然有强大的生命力。然而,当今无数中国知识分子却是“自作孽,不可活”,如此社会,呜呼哀哉。

 

本文刊于2013年1月17日《观察者网》,编辑将标题改为《反受流氓传统侵害,李承鹏应该反思》,我觉得标题改得不好。个别文字有改动。

 

  评论这张
 
阅读(15191)| 评论(2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