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世界

 
 
 

日志

 
 

中青报莫非要提倡伪善?  

2012-10-26 09:51:00|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0月24日,《中国青年报》02版发表署名程曼祺的文章,题目叫做《公益不要洁癖,慈善不唯圣人》。我从来不看《中国青年报》,如果不是朋友提醒我,这篇文章里面专门提到我,我根本不知道这篇文章的存在。既然堂堂《中国青年报》专门提到我,本人也不得不特地找来看一眼。按我的经验,像中青报这样的“主流媒体”提到我这样的人,基本没好话,至少不会是表扬。一看,果然。但是,《中国青年报》的这篇署名程曼祺的文章在提到本人时,犯了严重的错误。中青报的这个错误首先是基于事实的错误。
    《中国青年报》此文的第一段这样写到:“国庆长假期间,凭借 ‘微博打拐’、‘免费午餐’、‘最美白血病患者鲁若晴救助’等事件成为意见领袖的薛蛮子遭到刘仰、八分斋等人的‘扒皮’。刘仰等指责薛蛮子在使用微博推动公益、募集基金时,往往将公益项目与自己投资的商业项目相勾连,有借慈善公益之名牟取个人利益之嫌。‘打通公益与商业链条’成为薛蛮子的主要‘罪状’。”之所以说中青报的这篇文章有严重的事实错误,因为在“国庆长假期间”,本人对薛蛮子的“扒皮”、“指责”,与所谓公益、慈善毫无关系。本人在“国庆长假期间”揪住薛蛮子不放,完全是因为薛蛮子在“汉奸”问题上对本人进行造谣,与薛蛮子的其他行为没有任何关系,也根本不存在指责薛蛮子“打通公益与商业链条”的“罪状”问题。而且,新浪微博社区管理委员会近日已经就此给出了明确的判定:薛蛮子的确发布了针对本人的“不实信息”,薛蛮子被扣除“信用积分5分”,薛蛮子的造谣原帖也被删除。堂堂《中国青年报》在这样的基本事实上出现如此严重的错误,我不知道是职业素养太差,还是故意混淆事实。希望中青报就此给出一个解释。
    当然,对于慈善、公益问题,本人以前写过不少文章,其中顺带提到过薛蛮子。这可能是中青报混淆事实的一个原因。但这决不是本人“国庆长假期间”的所为。至于公益、慈善,中青报该文的观点,在我看来也值得商榷。我认为,中青报的这篇文章最需要的是改一改标题,“公益不要洁癖”应改为“私人公益不要洁癖”,“民间公益不要洁癖”,或者“对于资本家的慈善不要有洁癖”。如此一改,我认为中青报的文章从立意到推理、叙述就比较完美了。如果笼统地说“公益不要洁癖”,我们为何还要抓住郭美美、卢美美等不放?以至于发起全社会的围剿?也许,郭美美、卢美美牵涉到“红会”等官方、半官方机构,所以,那是需要有洁癖的。在这个问题上,本人早就说过,政府不应该直接搞慈善,慈善领域的很多事情对于政府来说是责任。中青报的文章对此也明确提到:“国人对‘公益’的洁癖与我国福利体系在历史上长期由政府公办有关”。但是,政府的福利体系是慈善和公益吗?在我看来,它依旧是政府的责任吧。因此,中青报的文章说“公益不要洁癖”,在对“洁癖”的说明上,也举错了例子。
    如果中青报发这篇文章前能多看几篇本人关于慈善、公益的文章,估计就不会犯这种错误。因为本人在以前的文章中多次指出,像美国这样的国家,黑社会也经常从事慈善,当今社会很多慈善、公益的手法,也源于黑社会的创造和推广。对此,本人从来没有“洁癖”,只是指出这样的事实。我并不希望和指望从事公益和慈善的都是圣人。汶川地震时,慷慨解囊伸出援手的中国人数不胜数,他们都不是圣人,其中也不乏有各种问题的人,甚至包括监狱里的犯人。但是,如果因为做了慈善,犯人就不是犯人了,就成为天使了,这是人们难以接受的。中青报提出“公益不要洁癖”这样的结论,不能成为掩盖事实的借口。不知道中青报对本人的这个结论是否认可?老话说“做了婊子还立牌坊”,话虽然糙一点,但意思是对的。婊子可以立牌坊,但她绝对不是贞女。坏人也可以做慈善、做公益,但不能掩盖他做坏事的事实。
    至于“打通公益与商业链条”,我认为中青报也应该全面一点看问题。公益、慈善是否该成为商业,是一个更广泛的、有争议话题,本人在此不做结论。姑且接受中青报的观点:“欧美公益事业的特征之一,恰恰是有一套较成熟的商业与公益的合作体系”,即公益、慈善可以像欧美发达国家一样商业化,可以成为商业的一部分。那么,商业不可以欺诈、不可以造假等基本规则,是否也应该适用于商业化的公益、慈善?因此,在商业化的公益、慈善上求真,不是什么洁癖的问题,而是商业化慈善、公益的底线问题。否则,如果商业只要挂上慈善、公益的招牌就可以摆脱对欺诈的惩罚,对造假的谴责,那么,商业化的慈善、公益岂不都将变成伪善?当今中国有人高调提倡真小人、反对伪君子。按中青报的逻辑,是否小人也不必“真”了,大家统统用慈善、公益把自己包装起来,这个社会就很美好了?

 

 

相关文章:

中青报莫非要提倡伪善?

白血病慈善与药品专利

黄色工会与黄色NGO

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推测慈善

都是慈善惹的祸

“国家慈善事业”是什么意思?

陈光标应尽快找回自己
慈善与公平竞争

黑社会与慈善

天堂没有慈善(之一)
天堂没有慈善(之二)

看不懂的“巴比慈善”

赛马、赌马与慈善
美国富豪学雷锋,中国富豪怎么办

嗟来之食与感恩

中国当代慈善的误区

明星的慈善行为

比尔盖茨是慈善还是伪善

金钱就是社会权力

钱太多了就不是钱

基金会的那些事

中国人为何重亲情

中国人爱面子和舆论监督

土地与社会基本保障

中国衰落的转折点

越穷越光荣是哪里来的?

该不该同情乞丐?

“乞讨权”算人权吗?

乞丐武训给我们上一课

武训死后为何不得安宁?

请教一个世界首富的问题

壹基金落户深圳,为广东添彩?

警惕跨国非政府组织

改革与维稳,反对改革霸权

那些年的那些事

右派的恩怨与狭隘

慎用“汉奸”一词

公民社会是个啥?

如何改革才是问题(续)

如何改革才是问题

和尚打伞,无法无天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性革命的荒谬·之一

性革命的荒谬·之二

谁愿意做无产者?

谁制造了大批无产者?

解决无产者问题的两种模式

对李泽厚、易中天对话的一点理解

反对易中天“不问动机只问结果”

真问题有没有真答案?

易中天如何治理“道德沙尘暴”?

富兰克林与拜金主义

伪君子与真小人
范跑跑的道德水准

枪炮硬武器与道德软武器

落后就要挨骂?

桃色事件与美国政治的秘密

贝卢斯科尼:民主的玩法

“朝三暮四”与民主制度

望子成龙与培养天才

民主是个寻常物

排行榜之风可以休矣

领先世界的中国古代社会保障制度

常平仓:中国对世界的伟大贡献

“人言可畏”与“有口皆碑”

警惕媒体专制

辩证看待人权和主权

“人权高于主权”是强盗的逻辑

钱放在哪里最安全?

批评:事实与观念

谣言是一种武器

技术进步与洗脑
真相与谎言

从深圳强奸案看当今媒体

记者为何不受欢迎?

不要为犯罪随便找借口

宽恕不能没有限度

解放思想,不分左右

中国没有榜样》

超利益政治与利益集团政治


  评论这张
 
阅读(83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