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世界

 
 
 

日志

 
 

警惕跨国非政府组织  

2012-03-11 17:58:00|  分类: 时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不久,《环球时报》、“环球网”发表多名记者采写的文章《美国1.5万NGO撒在世界,成为“推动民主”工具》,所谓NGO也就是“非政府组织”。这篇文章指出,近年来在世界各地,有外国背景的非政府组织越来越活跃,热衷于参与政治。文章援引英国《经济学家》的内容说:尽管从“非政府组织”名词的表面含义看,NGO应该独立于政府,但只要看看它们的资金来源,就知道这些机构几乎都是“特定政府的傀儡”。
    文章指出,西方社会的非政府组织已不满足于充当慈善机构,带有政治目的的非政府组织渗透到印度、埃及、俄罗斯等地,从事与政治和商业有关的活动。该文报道说,瑞士巴塞尔大学不久前公布了一份报告《NGO,超级组织之路》。瑞士的这份报告称,随着世界政治全球化,NGO在世界的力量也越来越大。与此同时,美国等西方国家政府加大金钱渗透。西历1979年,西方国家政府给非政府组织的补助不到其总收入的5%,现在已约为50%。在许多转型国家或发展中国家,美国等西方大国NGO或明或暗,不但能在这些国家内部发起大规模行动,且可调动全球舆论的力量,影响其他国家的产业政策甚至政治机制,为美国NGO幕后的“金主”开道。文章援引俄罗斯《共青团真理报》称,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西历2011年8月公布的年报显示,该基金会已渗入俄罗斯全境,并在俄资助了许多青年组织和各种形式的研讨会,用以培养俄罗斯的青年反对派领导人。仅西历2010年一年就花费278.3万美元在全俄境内资助数十个项目。文章还援引埃及《金字塔报》的报道,介绍了美国NGO对埃及的一些主要非政府组织资助的具体金额,如国际共和研究所2200万美元,全国民主研究院1800万美元,自由之家400万美元等。这些组织虽然美其名曰“非政府组织”,但是有深厚的政府背景,它们都是由美国监督海外选举和促进外国民主的工具。美国“全国民主研究院”在埃及革命期间一直帮助埃及一些反对派起草政党纲领,制定选举战略以及为候选人编写训练手册等。该组织董事会主席是前国务卿奥尔布赖特。
    对于这篇报道,我们可以从几个方面来解读。
    首先,“非政府组织”是相对于政府而言。西方理论认为,政府是坏的,所以非政府组织是善的。所谓“小政府、大社会”无非是说要限制政府权力,把一部分权力移交给非政府组织。在此之前,所谓非政府组织如果与政府的瓜葛较少,那么常常与企业或利益集团相关联,否则,它很难生存。看到这篇报道后,我们发现,即便西方的企业、利益集团支持的非政府组织,如今也不得不靠在政府身上。因此,所谓“独立第三方”的说法,基本上彻底破产。
    其次,“非政府组织”这个称呼,在60多年前被联合国率先使用。长期以来,非政府组织被赋予了“独立、客观、公正”等光环。西历1946年,美国约有20万个非政府组织,进入21世纪,美国登记免税的非政府组织达160万,还有约100万没有注册。如此庞大的非政府组织,他们的活动范围早已超出了本地化的社区管理的范畴,很多已经变成跨国组织,成为西方国家输出颜色革命的工具,成为替西方国家争取各种利益的政治帮手。据俄罗斯《观点报》称,目前美国有1.5万多非政府组织在世界其他国家从事活动。许多间谍都是以这类机构作为掩护,干涉他国内政。
    第三,非政府组织在21世纪出现的这一新动向,应该引起中国的高度重视。多年来,西方跨国非政府组织也经常在中国开展活动,我们不能排除他们在中国社会的政治企图,尤其是假借“民主”的颜色革命。近一段时间,中国有不少人在大力推动所谓“公民社会”。事实上,所谓“公民社会”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就是非政府组织。因此,参照西方在其他国家运用非政府组织的先例,“公民社会”在中国是否可能变成打着民主旗号的颜色革命,值得我们高度重视。
    第四,西方非政府组织与政府行为的密切配合在近期较为明显地出现也有原因。不可否认,西方非政府组织曾经竭力想摆脱与政府的关联,以体现所谓“独立、客观、公正”。其实,即便他们当初想摆脱与政府的联系,也未能摆脱与利益集团的密切关系。在西方社会,跨国非政府组织充当医药公司等商业机构附庸的事例屡见不鲜。由于中国的特殊情况,此类非政府组织以前未能进入中国。因此,带有商业目的与带有政治目的的非政府组织,近年来在中国同时活跃,有时让人难以分辨。例如,最近攻击中国熊胆制品的亚洲动物基金,就是这样一个与西方医药集团有暧昧关系的跨国非政府组织。其非政治化的议题,往往使中国人忽视了它的经济目的。
    总而言之,西方社会出现的非政府组织是一种发育不良的社会自治组织,它未能在西方社会环境中找到牢固有效的生长沃土,大都难成气候。只能借助商业机构的羽翼而获得发展,因此,很容易就把“独立、客观、公正”的牌子出卖给利益集团。在当前西方社会整个不景气的状况下,西方社会的非政府组织又不得不放弃过去的主张,投入政府和政治的怀抱,以获得继续生存的空间。政治、商业与非政府组织在西方社会不过是狼狈为奸、互相利用而已。当他们开始进入中国并大举活动的时候,不管是“公民社会”还是其他社会议题,我们都应该保持高度的警惕。

 

 

相关文章:

警惕跨国非政府组织

改革与维稳,反对改革霸权

那些年的那些事

右派的恩怨与狭隘

慎用“汉奸”一词

公民社会是个啥?

如何改革才是问题(续)

如何改革才是问题

和尚打伞,无法无天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谣言共和国?

性革命的荒谬·之一

性革命的荒谬·之二

性自由的理论依据
儿童性教育的观念问题

点评“乌坎转机”研讨会之四

点评“乌坎转机”研讨会之三

点评“乌坎转机”研讨会之二

点评“乌坎转机”研讨会之一

辞旧迎新韩三文:民主自由

辞旧迎新韩三文:花儿革命

重塑历史观:研讨会我的主题发言

我与秦晖的差别不大却很关键1
我与秦晖的差别不大却很关键2
我与秦晖的差别不大却很关键3
我与秦晖的差别不大却很关键4

辩证看待人权和主权

“人权高于主权”是强盗的逻辑
中国为何必须玩足球?

中国从不拒绝海洋

青花瓷背后的历史信息

误导就是话语权转换

雷锋精神是普世价值

道德不是宗教专利

我们为何需要雷锋精神

志愿者的话语权陷阱

中国社会如何建设诚信?

基层管理的中国模式:宗族制度

建设道德社会,官员首当其冲

道德高尚还是道德沦丧?
精英与民众,如何面对道德

古代有没有学雷锋?
能帮就帮,建设道德

人人平等与道德高尚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反对易中天“不问动机只问结果”

真问题有没有真答案?

易中天如何治理“道德沙尘暴”?

富兰克林与拜金主义

伪君子与真小人
德高尚还是道德沦丧

朱元璋为何对贪官无奈

卢武铉的羞耻感


  评论这张
 
阅读(2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