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世界

 
 
 

日志

 
 

请勿对号入座之五  

2012-02-03 23:26:00|  分类: 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写小说,请允许我凭想象胡编。(接前文

 

    故事五

 

    黄主编起身,在杂乱无章的书柜前翻寻着什么,过了一会,翻出一份旧报纸。黄主编翻到内文一个版面,对冷寒说:这是严热几年前写的一篇文章,《<文学天地>是屁精》,你看看,我不愿再看这篇文章。冷寒接过报纸,扫描着读起来,内容是批评《文学天地》,还点了黄主编的名,还把作协、文联都骂了一遍。有些字眼让冷寒觉得特别刺眼:
    “文学特么需要门槛吗?你们筑了个高门槛,无非是自己在里面的殿堂里意淫、手淫,把年轻人都拦在外面,以为他们会因为性饥渴而向你们求饶。但我要告诉你们这些SB,不需要接受你们教育的年轻人,特么就算是个文盲,也能出口成章,哪怕出口成脏我们也那么NB!我们在阳光照耀的大自然里,尽情地交欢,嘿咻嘿咻,气死你们这些老不死的伟哥崇拜者。你们的精子已经没有任何活力,头发已经掉光,让年轻人看你们手淫,半天也没个结果,还不如看你们吐出一口脏痰。你们的意淫不会有果实,只好彼此观赏残败的菊花,可怜你们这些没人性的老东西,该硬的都硬不起来,……@#¥%……&*+——)(*&……%¥#@……”
    冷寒实在看不下去,看到作者署名,的确是严热,她还是很不相信地问:真的是那个严热写的?黄主编说:不是他还能是谁?当今中国文坛,除了他,还有谁能写出这么下流无耻的文章?这么说我都觉得玷污了“文章”两个字。这是垃圾。史无前例的垃圾,空间绝后的垃圾。不管你有多少道理,写出这样的东西,只能证明是流氓,无耻的流氓,我都不知道该用什么字眼来形容。我承认他有才,在用龌龊语言骂人方面太有才。他是流氓里最有文采的,他是写字的人中最流氓的。我简直不敢相信这个严热就是当年的那个小伙子,那时候他父亲严重领着他亲自把初赛的稿子送来,我第一次见他,印象还挺不错。钱编辑也向我担保说,这个孩子人品不错,就是成绩差点。因为相信他本质上还是好孩子才让他得奖,如果早知道是这种混混,当初就不给他奖。冷寒不解地问:为什么他们要亲自把初赛稿子送来?我是邮寄的啊?一张邮票就行了,亲自送一趟,又费时间又费钱的。黄主编说:严重以前给我们投过稿,算是认识,亲自送来的意思就是当面交给你了,引起你的重视,不至于被埋没。冷寒说:还有这种讲究啊。
    黄主编道:你看看他后来的这篇文章,哪有当年初赛、复赛文章的影子?简直就是两个人,对外宣传都说他从小读古书,哪本古书里教你这样骂人的?简直就是下贱。给天下所有写作的人丢脸。我也算个作家,但是,与这种人同为作家,是我一生最大的耻辱。冷寒问:他应该感激《文学天地》才对,为何要这样骂您?
黄主编恨恨地说:《三重点》不是出来了吗?为了塑造天才少年,就要出版。我们杂志社不能出版图书,最多做个连载,要出版就要找出版社。我替他们联系了出版社,严热那时候刚出道,出版他的书,出版社也担心风险,给个面子,人家愿意出了,但在版税上有条件。现在畅销书作家都直接签版税协议,起印数多少,版税多少,那时候只给他固定稿费,一次结清,数量也不多。一个没出过书的新作家,出第一本书的时候经常这样,能出就不错了,谁还计较这个。严热和他的父亲严重当时也一样。你想想,一辈子只写点小文章,突然能够出版长篇小说,还不乐疯了?再说,稿子虽然经过各种努力,毕竟质量一般,出版社有担心也很正常,严热和严重当时也同意了。没想到,舆论一炒作,挂上天才少年作家、不及格等标签,竟然卖得很好,很畅销,也许所有不爱学习的人都看到了榜样吧。一畅销后,严家父子就不高兴了,要求多分钱,要按发行数拿版税,可当时的合同签的是固定稿费啊,出版社不愿意。这事又是我牵的线,书在人家出版社出版,直接骂出版社等于骂自己,严热便转身指桑骂槐地骂我,还捎带把整个文坛都骂了。不为其他,就为这个。为了点钱,搞成这样。我现在反过头来想,当初我们杂志也是为了钱捧出了这个少年天才,到头来又因为钱的事被人骂,也算是报应吧。
    冷寒想了一会说:我总觉得这个骂人的文章不像是严热写的,我和严热从小学到中学都是同学,关系不算很近,多少也了解点,他虽然有点调皮,不至于这么坏。我记得那时候平常他也很少说脏话,难道短短几年就发生巨大变化?我总有点不信。黄主编说:你这么说也不是没道理。第一本书出了之后,严热赚得钱不多,后来就转向与个体书商合作,那才开始真正赚大钱。这篇文章正在那个时候出现,也许表达了个体书商的某种愤怒。但是,毕竟挂着你严热的名字,你就应该文责自负。为了与书商合作,为了用图书的自由市场反对出版社系统的计划经济,甘心出卖自己,还用这么恶劣的方式投怀送抱,说明他已经甘愿成为别人的机器和工具。反过来说,你严热有今天,最初的出名难道不是靠文坛吗?难道不是靠那些被你骂得惨不忍睹的老人吗?忘恩负义要遭报应的。就算图书出版的计划经济方式不好,要改革、要改变,难道改成这样乌七八糟就好?成天都是上床叫春、颠覆一切旧文化,难道为了在市场上赚钱,不顾一切底线就好?
    冷寒告别了黄主编,心里很不是滋味。她开始怀疑自己想到《文学天地》谋职的决定是否正确,如此乌烟瘴气的文坛值得自己全身心的付出吗?年轻的时候总觉得自己的写的字能够变成印刷体是无尚的骄傲,等了解一点内幕便会发现,有些时候变成印刷体,也是一种罪孽。过去的文坛有点死气沉沉,的确没意思,但突然出现一只市场化的大象,闯进瓷器店,当今文坛变得血肉模糊。反过来想想,冷寒又觉得挺高兴,幸好自己不是写小说、搞创作的,研究文学史,这段历史是难得的研究素材。不管今后中国的文坛会变成怎样,这段历史应该都不会被忘记。因此,她决定再去拜访一下《文学天地》现任钱主编,她还记得当年钱编辑亲自给她打电话时带着亲切的声音。她认为那是一个长辈对后辈的关爱,这么多年过去了,虽然自己没参加那一届的复赛,也没获得好成绩,但钱编辑当年体贴入微的关心,还是应该感谢一下。
    (未完待续)

 

 

 

相关文章:

请勿对号入座之五

请勿对号入座之四

请勿对号入座之三

请勿对号入座之二

请勿对号入座之一

辞旧迎新韩三文:民主自由

辞旧迎新韩三文:花儿革命

整容与真假傻女人
遇到两个出租司机
神女与妓女

半个世纪的小故事

熟人与陌生人
北京最牛的小饭馆

《新闻联播》哪天结束?

中国古代文学的附会传统

蔡元培的“红楼附会”说

否定“旧红学”的错误方法

胡适新红学,换汤不换药

王国维的“红楼梦”

曹雪芹是杀人犯?

《红楼梦》的圈套

鲁迅与《红楼梦》

小说不变世道变

“红楼附会学”的时代烙印

给曹雪芹找一串祖宗

《红楼梦》的版本常识

小说-小说《红楼梦》

为高鹗洗刷百年冤情

《红楼梦》被忽视的研究史

贾宝玉是舜帝吗?

红楼少男少女成人梦

不把红楼做历史

曹雪芹是“闲散人员”

票友、鬼市与赊账

青衣黄灯林妹妹

海选“红楼”梦幻组合

四大名著地位的变化

从曹雪芹到曹操
《红楼梦》中的儒佛道
《红楼梦》与命运
《红楼梦》的贵族观

《红楼梦》的少女崇拜流毒甚远
少女崇拜是贵族文化特征

《红楼梦》是青春文学吗?

点评“乌坎转机”研讨会之四

点评“乌坎转机”研讨会之三

点评“乌坎转机”研讨会之二

点评“乌坎转机”研讨会之一

超利益政治与利益集团政治
《中国没有榜样》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