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世界

 
 
 

日志

 
 

谣言共和国?  

2012-01-08 10:12:00|  分类: 时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盘点西历2011年的中国,谣言无疑是最耀眼的角色之一。整整一年间,谣言不管春夏秋冬的变化,始终大面积地疯长。在这一年间,谣言或者无中生有,或者寄生于真实事件,添油加醋、夸大其辞、断章取义。古今中外所有制造、传播谣言的手段,都在西历2011年的中国得到了呈现。遍览这一年的中国媒体,尤其是网络媒体,几乎可以将其称为最丰富的谣言博览会。
    西历2011年中国谣言泛滥成灾,这一说法并不过分。自中东地区开始“颜色革命”后,谣言立即带着明显的政治意图在中国大规模出现。谣言成为一种武器,具有或隐或现的计划性和整体协作性。谣言不仅搭乘社会负面新闻的翅膀,同样伴随于号称公益的社会活动。每一则谣言都在强化同一个观点:中国社会已经糟到了极点。年初2月,国内某媒体援引英国媒体的报道指出,美国当年推翻伊拉克的萨达姆政权,故意编造谣言就是手段之一。这一报道虽然以较为曲折的方式指出了谣言的政治意图,但是,并没有挡住汹汹而来的群体性谣言。
    然而,谣言中的社会与现实有很大的差别。面对层出不穷的谣言,早有网民以调侃的口气说:“上网看万恶社会,下网过幸福生活”。同时,还有一些人像我一样,以一己之力,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一点辟谣的事情。然而,效果有限。“造谣动动嘴,辟谣跑断腿”成为无奈的现实。因为,西历2011年最初的几个月里,在中国互联网上疯狂造谣,不用承担任何责任。直到上半年快过去的时候,一些人自发组成了网上民间组织“辟谣联盟”,西历2011年的中国,终于展开了一场谣言与辟谣的全面舆论战争。
    在维护造谣权利方面,我从来没有见到像西历2011年中国互联网上那么振振有词、那么理直气壮、那么“正义感”十足的状况。“造谣倒逼真相”、“造谣倒逼改革”等等言论公开传播。造谣者面对民间辟谣如此雄赳赳、气昂昂,如此威武雄壮,如此具有道德优势,如此恬不知耻,也许可以列为人类历史上最令人瞠目结舌的奇观。这场造谣与辟谣的舆论大战,从网络一直延伸到平面和电视媒体。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当网络媒体已被谣言攻占的时候,平面和电视媒体加入战团。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针对辟谣的有效成果播出了电视节目,肯定了网络辟谣;《羊城晚报》等平面媒体基本持中立立场;而《法制晚报》、《南方都市报》、《21世纪经济报道》、《青年时报》等平面媒体则对网络辟谣提出程度不同的质疑,其中“网络有自清能力”、“微博有自我修复能力”等说法,成为质疑辟谣的主要说辞。一部分媒体以貌似客观的方式展览造谣与辟谣互相伤亡的战果,还有一些则公开谴责辟谣。在旁观者看来“网络有自清能力、自我修复能力”说起来看似有理,实质目的恰恰是要排除“辟谣联盟”这个网络自清、自我修复的细胞。与此同时,对于辟谣者的谩骂和人身攻击,乃至于超出网络、进入现实的直接暴力威胁,甚至延续到西历2012年,其肆无忌惮的猖獗程度,人类历史上找不到出其右者。
    西历2011年下半年刚过不久,7月,美国一份杂志发表文章,将中国的微博称为“谣言制造机器”,甚至将中国称为“谣言共和国”。不管这篇文章的发表有何玄机,纵观西历2011年,这篇在美国发表的文章,对于造谣者的挫败,成为造谣与辟谣舆论大战的重要转折。这一转折的滑稽在于:中国民众谴责造谣的时候,打着民主旗号的造谣者可以全然不把中国民众的声音放在眼里;而当美国媒体批评中国网络谣言泛滥的时候,造谣者居然动用了学问工夫,死抠英语字眼,想方设法地论证美国媒体的英语表述实际上不是“造谣机器”,以至于一流翻译家都被拉入英语翻译的权威竞赛。但是,造谣者的基本功还是很差劲。一些看不惯造谣的网民编造了“已故教授张拾迈”这一专家身份,并杜撰了一些似是而非的“理论”开始“钓鱼”,居然被《第一财经日报》当作专家意见引用。如此丢脸的媒体,也属旷世罕见。《第一财经日报》不得不为此而道歉。在经历了造谣和辟谣的大规模舆论战后,那个紧密合作的造谣群体多少也减弱了势头。
    继民间辟谣之后,网站官方开始成为辟谣的重要力量,并且由于网站的力量,产生了对于造谣的惩罚措施。虽然这一惩罚措施只是“暂停发博”、“暂停关注”、“彻底封号”等网络虚拟空间的手段,但确实对造谣起到了有效的打击,也使得“网络自清”的呓语彻底破产。如果说一个社会需要法制,那么,网站官方的辟谣和惩罚,实际上就是网络世界的法制雏形。没有法制,所有言之凿凿的自由、民主,都是无法无天的祸害。当言论自由成为造谣的理由,当民主的表达被造谣者以“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标准归类时,网络法制的惩罚措施,毫无疑问是保障言论自由和民主表达的必要前提。言论自由不包含造谣的自由,这也许是这一年中国最大的收获之一。
    西历2011年底,北京率先制定了网络实名制的规则。随后,其他几个城市也相继制定了类似的措施。西历2012年,网络实名制将成为一个基本生态。虽然实名制早在议论之中,但千呼万唤始出来,实在是造谣泛滥而导致惨痛教训的必然结果。实名制的意义在于,权利和义务终于在网络世界相伴而生。任何社会都不能只有权利而没有义务,也不能只有义务而没有权利,网络社会也不例外。虽然网络上依然有不少人对实名制冷嘲热讽,然而,从个人的角度说,一个堂堂正正的人,难道不该对自己的言论负责吗?偷偷摸摸地射出口舌冷箭,难道应该成为每一个人的生活方式吗?不管造谣者的目的是否崇高伟大,卑劣的手段即便是为了实现所谓高尚的目的,也会因为手段卑劣而严重损害所谓高尚。
    西历2011年,有无数的民众因为厌恶肆无忌惮的造谣而明确地站队。虽然势同水火的社会对立并不是令人欣慰的状态,但是,造谣者恶意挑拨社会对立是造成这一现状的原因。我相信,西历2012年谣言还会出现,但是,民众已经练就了火眼金睛,加上网站的官方管理,加上网络实名制,加上虚拟惩罚与现实惩罚的结合,谣言必将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在过去的一年里,有些知名人物已经因为个人原因而在微博上消失了;在新的一年刚开始时,另有一些知名人物扬言要离开揭露谣言相对最认真的新浪,到其他网站去。这一动向既与所谓网络言论自由有关,也与各网站的商业利益有关。但是,这一动向不会影响新的一年里中国对于谣言的态度。中国绝不能成为“谣言共和国”,中国社会和舆论,绝不是谣言的乐土。尊重事实,这一点很难吗?西历2012年,杜绝造谣,要从媒体开始,从网络开始。

 

 

 

相关文章:

谣言共和国?

技术进步与洗脑
真相与谎言

从深圳强奸案看当今媒体

深圳,你怎么了?

广东的官员怕什么?
南科大何去何从?

壹基金落户深圳,为广东添彩?

记者为何不受欢迎?

案件当事人与媒体
找啊找啊找公正

微博没有渤海湾?
副市长考察60国与三公经费

默多克与窃听风暴

默多克的数字化生存

西方民主体制下的媒体恶棍

批评:事实与观念

心情不好啦啦啦

《凤凰周刊》:又是一个谣言?

没有硝烟的战争

有些媒体严重缺乏职业道德

谣言是一种武器

媒体和政府,谁在撒谎?

谣言是个兔子尾巴

谣言摸了老虎尾巴

一个谣言诞生的经典案例

南方网断章取义是无知还是故意?

米国大使打酱油健身记

点评“乌坎转机”研讨会之四

点评“乌坎转机”研讨会之三

点评“乌坎转机”研讨会之二

点评“乌坎转机”研讨会之一

辞旧迎新韩三文:民主自由

辞旧迎新韩三文:花儿革命

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享受免费服务的强制条件

中国电视四不像

治虚假广告:别只打苍蝇不打老虎

广播电台的小惊喜

广告讨厌不只在内容


  评论这张
 
阅读(28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