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世界

 
 
 

日志

 
 

辞旧迎新韩三文:民主自由  

2012-01-02 00:15:00|  分类: 时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接前文

    “韩三文”的第二个核心是“民主以后再说”。这里也有多层含义。首先,这个结论预设的前提是:当今中国不民主。这牵涉到对民主的理解,这也是很多人与韩寒纠缠学术问题的焦点之一。就此学术内容,本人在此也懒得多说。更想说第二个层面。韩寒所代表的那个群体,以前基本上都是把民主挂在嘴边的,凡是中国社会的问题,简单一句话,“体制问题”,归结到“不民主的体制”是他们的万金油战术。韩寒与他们的高度紧密配合也很明显,最近一例是西历2011年《易中天文集》出版时,国内“拜民主教”大佬几乎悉数云集,以集体力量的方式表达他们的诉求。韩寒虽未亲临现场,也在有关机构的安排下,拍摄了祝贺的视频在现场播放,显示出“拜民主教”众多大佬们对这位后起之秀的器重和厚爱。而此刻,“韩三文”突然说:民主可以往后放,现在不着急了。这是什么意思?“韩三文”发出后,易中天也做了呼应,基本上赞同其主张;有“民主女神”之称的刘瑜等人也一样,由此显得“拜民主教”的大佬们在此问题上也像韩寒这个毛头小子一样有了突然的转向,他们是改变了自己以前的主张吗?
    “韩三文”发表前后有一个背景很少有人做连带考虑。西红市曾经被这些“自由民主”人士描述为“倒退”、“法西斯”,但是,西红市竟然开始公开讲述民主、法治了,而且快要形成新的政策和制度了。虽然“拜民主教”与此前挖空心思抨击西红市形成很大的反差,极少直接提到西红市的这个新变化,但我认为,西红市此举令“拜民主教”有点措手不及。“拜民主教”以前的众多主张在西红市都得到了体现,如此一来,“拜民主教”岂不歇菜?然而,西红市提倡的民主与“拜民主教”所要求的民主并不相同。从根本上说,西红市提倡的民主直接与广大普通基层群众的民生挂钩,换句话说,是“经济民主”与“政治民主”紧密挂钩,与“拜民主教”推动的“富人民主”有很大差别。去年我在一个研讨会上说“经济民主”时,个别“拜民主教”大佬还不屑地说“闻所未闻”,事实上,西红市清晰地表达了一个观念:没有“经济民主”就没有“政治民主”。这一观念如果得到广泛认可和践行,“拜民主教”力推的“富人民主”立即就现出虚伪的原型。所以,当西红市拿起民主话语权时,当“拜民主教”的“富人民主”难以继续借“民主”的名义对普通民众实行欺骗时,“韩三文”突然说——民主以后再说,就显得意味深长。
    “韩三文”出现前后,广东乌坎事件也有了转折。乌坎事件闹得正凶且没有结果时,“拜民主教”整天在那里欢呼雀跃,说它是“民主”、“里程碑”等等,与前面说的“革命”遥相呼应。当乌坎事件突然平稳解决后,当地群众打出“拥护党中央”等横幅,令那些以前狂吹乌坎事件是民主、是革命的“拜民主教”信徒们伤心不已。面对乌坎群众在平稳解决之后拥护党中央、怒斥某些媒体的举动,“拜民主教”信徒一是说“失败”了,二是说自己被“误伤”了。于是,“韩三文”便宣称:民主要等到民众素质高了以后再说。易中天呼应说,低素质民主导致的结果是洪秀全和向忠发。那么,他们说的低素质民主究竟是什么?在我看来,就是民众拥护共产党。这实际上是对民主的不同理解。西红市提倡的民主把着力点直接落在“经济民主”上,在“拜民主教”看来,这就是低素质的落后民主,因为,与他们主张的“富人民主”背道而驰。由此我们可以看到,谁素质高、谁素质低?民众素质高低究竟是什么意思?应该就有了一个答案:在“拜民主教”看来,如果民主的结果是民众拥护共产党,那就是低素质的民主,不要也罢。所以,“韩三文”主张“民主以后再说”,无非是说,等到“富人民主”有了真正成熟的条件再说。那么,“拜民主教”大佬与新秀的这一双簧能实现吗?我认为,只要中国真正推动以“经济民主”为基础的“政治民主”,“拜民主教”的“富人民主”梦,将永无兑现之日。哭去吧。
    再进一步,“拜民主教”信徒们要在中国实现“富人民主”而推动“革命”,如果说以前由于没有“经济民主”的衬托,广大民众还可能比较容易被蒙骗,把伪装起来的“富人民主”当成真民主,那么,现在因为有了“经济民主”带动“政治民主”的真正民主的参照,“拜民主教”推动“富人民主”的“革命”很快就会失去群众基础。如果他们还坚持要“革命”,谁将得利?富豪们恐怕连已经到手的利益都难保,要想争取对中国更大的控制权,只会更难。所以,他们污蔑“经济民主”是低素质民主,算是给自己打了一个圆场,保留一点可怜的面子,免得自己太难堪。看不懂这层道理的“拜民主教”狂热信徒说他们是叛变、被招安了,却不知是他们的无奈。面对以“经济民主”为核心的“政治民主”,从西方引进的“富人民主”终于意识到,自己将要“无可奈何花落去”了。硬撑着给自己留点颜面,看明白了,咱也就不多说了。
    那么,“韩三文”究竟是韩寒的个人主张、个人认识升华,还是某个势力集团的集体发声?看一下“韩三文”的文体,也许有助于我们对此的理解。“韩三文”的前两篇都采用虚拟的问答方式,提问者的身份,用韩寒自己的话说,是“读者和一些内外媒”,回答者只是他自己,因而像是他个人的意见。面对“内外媒”的回答,显然也不是探讨学术。但是,“韩三文”的第三篇《要自由》文体完全变了,没有了问答,变成韩寒本人直接宣泄。宣泄的对象是“你们”,这个“你们”是谁,读者们,你懂的。在这里引述《要自由》中的一段话:
    “如能达成,从我而言,我承诺,在文化环境更自由之后:不清算,向前看,不谈其在执政史上的敏感事件,不谈及或评判高层集团的家族或者相关利益,只对当下社会进行评判和讨论。如果文化界和官方能各让一步,互相遵循一个约定的底线,换取各自更大空间,那便更好。”
    不觉得韩寒的口气很大吗?这口气是不是有点太大了?就凭他,有什么资格来“承诺”?就凭他,有什么资本谈“清算”?就凭他,有什么力量要求双方“各让一步,互相遵循一个约定的底线”?如果他只代表他个人,这种话毫无意义。就好比力量不对等的谈判,对方即使想接受你的条件,也要问:你能代表那一部分势力吗?如果你仅代表你自己,谈了也白谈,答应了也白搭。就好比如果我自称代表伊朗与国际原子能机构谈判,承诺“各让一步”,国际原子能机构乃至全世界都会问:你算老几?!所以,既然韩寒能用如此之大的口气说话,口气大到“舍我其谁”的豪迈,我理解他一定是心里有底,“韩三文”并非他个人意愿,而是代表一个势力集团的集体发声,“韩三文”不过是这个势力集团的年度总结和新年工作报告,借助“韩寒博客”的点击量,也就是网络话语权传播出来。它既是一个决定,也是一个通知。“拜民主教”的小喽罗们,懂了就懂了,不懂就继续学习,把握要领,以指导西历2012年的行动。否则,自找苦吃,别怪老大没有事先提醒你。当然,“拜民主教”的小喽罗即便听懂了,能否接受,那是另一个问题。
    我认为,基于国内外的形势和压力,“拜民主教”的大佬们已经明显改变策略了。某人在新年来临之际说:在过去一年中,该发生的事情都在国外发生了;另有某人说:这个变了,那个变了,只有一个还没变;还有某人对某人说:你押错宝了!仿佛他自己因看到底牌而押了一个必胜的宝;……“拜民主教”精英的才智很多都用在这种“文字哑谜”上了,懂的人自然会懂,不懂的人由他去吧。这既可以说是“拜民主教”大佬的不甘心,也可以说是他们的无奈。这个无奈的背后,是因为中国开始摸索着走上了一条正确的道路,“拜民主教”狂热吹捧的那条来自西方的歪路,越来越走不通了。面对现实是一回事,在现实面前彻底改变洋奴观念,是另一回事。对此我认为,让他们有一段思想痛苦期,对他们自己也有好处。但是,这也需要中国在这条正确的道路上走得顺畅一点,否则,稍有不慎,出现一个趔趄或摔跤,也很容易让这些“拜民主教”卷土重来。毕竟“韩三文”的通告内容是说:革命条件现在不成熟,民主以后再说。他们还没死心。

    “韩三文”最后提出条件:给我点自由!显得比较无赖。那个“你们”,本质上依然被假清高的“韩寒们”不屑,居然还向它索要东西!你时常号称的“正义感”在哪里?你时常标榜的“客观公正”在哪里?你是否就想“同流合污”算了?但是,普通民众不会答应。“韩三文”说“不谈其在执政史上的敏感事件,不谈及或评判高层集团的家族或者相关利益”,为什么不谈?真正磊落的人,没什么见不得人。你所谓的“不淡”,不过是歪曲而已,吓唬谁啊?对广大民众的“经济民主”而言,“韩三文”所称的“高层集团的家族或者相关利益”,正是亟需解决的大问题,打黑反腐是民众热烈欢迎的。“韩三文”的起草者们、决策者们莫非是想抓住“高层”腐败的把柄,要挟那个“你们”,以换来自己的“自由”?只要他们“自由”了,打黑反腐也就可以算了?在我看来,“韩三文”所谓“互相遵循一个约定的底线,换取各自更大的空间”,不过是“韩寒们”想与腐败共舞,以更大地获得参与分赃的“自由”。
    新年快乐!(全文完)

 

 

 

相关文章:

辞旧迎新韩三文:民主自由

辞旧迎新韩三文:花儿革命

新浪读书采访我关于卡扎菲问题

战火会烧到伊朗吗?
颜色与血色
简说犹太人未来

谁在利比亚改朝换代?

卡扎菲这个钉子户

献给为民主教饥渴而死的殉道者

美国政要集体看电影?

本拉登死了吗?

美国乱!乱!乱!

利比亚乱局
辩证看待人权和主权

“人权高于主权”是强盗的逻辑
利比亚未来局势猜想

利比亚漩涡

燃烧的中东

钱放在哪里最安全?

埃及小史及今后走向

突尼斯与我何干?
阿富汗的美式民主为何腐败不断?
美国能将阿富汗治理好吗?
美国的龌龊心态
伊拉克战争:一场私人战争?

萨达姆罪行的来龙去脉

未来会给萨达姆平反吗

越南的心态及中国的策略

再论朝鲜半岛会打起来吗?

朝鲜半岛会打起来吗?

要文斗,不要武斗
小日本还能死硬多久?

小日本狗仗人势
小日本急了

美韩黄海军演:坏事变好事

谁是朝鲜统一的最大障碍?

天安舰事件:看美韩如何收场

那些曾经与中国为敌的,如今怎样

俄罗斯历史为何被篡改(上)
俄罗斯历史为何被篡改(下)
中国与俄罗斯的一个差距

枪炮硬武器与道德软武器

落后就要挨骂?

米国大使打酱油健身记

谣言是个兔子尾巴
批评:事实与观念

心情不好啦啦啦

《凤凰周刊》:又是一个谣言?

有些媒体严重缺乏职业道德

谣言是一种武器

媒体和政府,谁在撒谎?

谣言摸了老虎尾巴

一个谣言诞生的经典案例

南方网断章取义是无知还是故意?

媒体难道有特权?
制造谎言谁来辟谣?

拿过民主话语权

民众要什么?政府做什么?

夜郎国王城的古城墙

黔北湄潭掠影

遵义:大转折

诚信有价还是无价?

醉美偏坡:中国最小的乡

开阳县杜寨农民的生活点滴

诚信贵州随感

将民主政治私有化进行到底
民主政治裙带化

沙子与石头的民主

民主国家如何反民主

死亡、国债与民主

制度优越还是债务优越(二)

制度优越还是债务优越(一)

精英话语权与民主

德先生、赛先生、蒙先生

晒太阳与民主、专制
转基因种子就是反民主!

谁是美式民主的冤大头?

贝卢斯科尼:民主的玩法

美国的道德公信力

道歉、遗憾与撒谎
神女与妓女
美国信用拉锯战
当头炮,马来跳

《中国没有榜样》
超利益政治与利益集团政治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