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世界

 
 
 

日志

 
 

超利益政治与经济民主  

2011-10-06 11:39:00|  分类: 经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接前文

    金融资本常常以鼓励借贷的方式操纵经济。从社会整体而言,能够拿到贷款,等于凭空比别人多拥有了很多权利,因而,放贷给谁不给谁,已经完全不是经济民主,而有很大的随意性和独裁性,并且因私人财产不可侵犯、市场经济不容破坏等原则而使得监管极为薄弱。一个很显然的事实是,能够获得大笔贷款的人,比其他人更容易成功,更容易造成贫富差距,破坏经济民主。在当今中国我们很容易就看到这样的现实:某人因为同银行关系不错,能够拿到贷款,便一夜暴富。这与中国在金融政策上以美国等西方国家为榜样、以国际惯例为标准有极大的关系。   

    一般来说,小额放贷对经济民主的破坏不算大,有时候还有助于经济民主的实现。巨额放贷则包含了大量的不公正。巨额放贷这一破坏经济民主的方式,还不是金融资本的全部。为了防止有人赖账,金融资本必须将政权也掌握在自己手里,这一现象从资本主义早期就开始了,欠债不还就要坐牢。金融资本通过控制政权,建立严密的法制环境,营造了对自己有利的生存空间。与此同时,即便接受巨额贷款的人,通过不公正的经济权利而大量获益,在金融资本面前也未必有安全感。一般来说,接受贷款都要用某种实物财产作抵押,在还清贷款之前,抵押物处于所有权未定状态。当金融资本使得实体经济离不开负债经营的时候,它随时都能利用自己的私人权利做手脚,侵吞他人的财产。这一私人权利就是控制货币量和利率。

    很多人在接受贷款时高高兴兴,以为自己得了便宜,白手起家成为富豪。但是,金融资本只要在纸张上做点动作,例如抽紧银根,实体经济立即就面临危机。最终,抵押物很可能就成为金融资本所有。西方资本主义历史上周期性的经济危机,说到底就是金融资本人为制造的大规模清洗和掠夺。每一次经济危机受苦受害的都是普通民众,而不是金融资本家。所有接受贷款、负债经营的人,包括房奴,本质上都在为金融资本家打工。平常状态下是以利息方式甘受剥夺,特殊状态下便是全部财产。而这一切不过是因为金融资本掌握了特殊的权利。用本文的概念来说,金融资本掌握的特殊权利,在资本主义社会,任何政治民主或经济民主都无法约束它。
    二次大战以后,西方国家的金融资本因为生存环境的原因,对于本国民众经济民主的破坏有所收敛,其表现就是周期性的经济危机有所缓和。那是因为他们利用自己设计的国际经济秩序,对全世界的经济民主造成更大的破坏。所谓全球化在某种意义上就是金融资本的全球化,以方便他们在其他国家的掠夺。上个世纪亚非拉国家普遍面临的债务危机,使得这些国家的经济命脉和财富转移到金融资本手中。对此,《一个经济杀手的自白》有较为清晰的描述。然而,金融资本对世界的掠夺也不可能是无止境的,世界可能会有被榨干的一天,或者其他国家利用主权来反抗。当金融资本在世界各地遭受挫折时,他们在本国安慰型的、福利化的经济民主也会受伤。美国金融危机某种程度上就是这一结果,以至于美国民众也无法忍受。在占领华尔街的抗议中,美国民众喊出“我们是99%”的口号,意指以华尔街为主的1%的有钱人占据了大量的社会财富。这一抗议的实质是,美国民众意识到,政治民主并不等于经济民主,现在,美国民众开始要求真实的经济民主。能否实现很难说。
    发生在温州等浙江地区的情况与美国并不完全相同。其一,改革开放以后,由于对发达国家以及金融资本的实质缺乏清晰的了解,我们误以为金融资本建立的规则就是最公正的国际惯例。中国以向其靠拢为荣,导致企业的经营与银行之间形成了与发达国家金融资本类似的状态。因此,一旦银根紧缩,某些企业便难以承受压力。第二,中国多少也有点因祸得福的意思。一段时间来,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不断要求中国深化金融改革,表面上说是因为中国的金融制度“落后”,与国际惯例接轨不顺,实际上就是为了更有效地控制中国的经济。中国则因各种原因未能彻底进行金融制度的深化改革,换句话说,在私人拥有方面,未能达到西方国家的要求;在监管方面,也还未放弃政府的权利,从而使得金融资本对实体经济的掠夺,在中国还不能为所欲为。
    第三,我在《超越利益集团》一书中指出,西方国家的政治是利益集团平衡政治,当各个利益集团掌控了政府之后,他们的恣意妄为往往只要在各利益集团之间达成默契即可,大家可以共同参与对社会对世界的掠夺。而中国虽然目前在政治形态上比较模糊,但是,得益于祖先留下的悠久传统,政权的超利益性始终是强大的历史惯性。当然,有些并没有搞清政权超利益性的人,将这种历史惯性称之为落后、保守等。但是,这种背靠西方的观念,尚没有彻底改变中国的传统。因而,当江浙地区发生企业因负债而难以为继时,受中国政府主导的银行系统还不至于无情地剥夺这些企业的财产,而是想办法让企业继续运转。对此,我不得不说,直到今天,我们依然受惠于我们的祖先。
    第四,最近发生的企业资金链问题应该引起高度重视和反思。此类事情并非第一次发生,在此之前已有多次,有些还导致企业主以自杀来逃债。因此,要对所谓国际惯例的金融制度做出必要的反思,从而调整我们的金融政策。中国的金融政策需要改革,这没有问题。但还是我多次强调的观点:要改不是问题,如何改才是问题。换一个角度看,当前集中发生的企业家“跑路”逃债的现象说明,西方金融制度的负面影响在中国已经开始出现,如不加重视,未来的危害可能更大。
    在后农业经济时代,如何实现经济民主,是一个巨大的课题。从资本主义中诞生的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就是针对工业条件下生产资料较难平均分配的局面而设计出的制度。它试图以全民共同所有来实现经济民主。我们不得不承认,在已有的实践中,这种方式并不十分理想。市场经济作为一种调节手段,还是有必要的。在市场经济中,金融的确有它积极的作用,但是,金融资本由于其与生俱来的特性,极容易破坏经济民主,因此,必须对其加以控制。这种控制并不是资本主义所说的监管,而是要对其在经济活动中的作用、地位和运行方式有全新的认识。

    一方面,我们需要以政治民主的方式来制约金融,发挥其有价值的长处,另一方面也需要将其约束在保障经济民主的框架内,防止其为所欲为。关于这方面的具体制度设计,本文不展开讨论,以后有机会再说。也许,这将是我《超越利益集团》续集的主要内容之一。之所以对当今中国的很多事情要回到宋朝这样的历史中去寻找答案,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古代政治的的确确在保障民众经济民主方面是做得最出色的。同时,宋朝的历史悲剧中也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世界最早的纸币由于经验不足、观念与手段的不配套,导致金融的混乱,从而动摇了政权的根基。

 

超利益政治与经济民主 - 刘仰 - 一个人的世界

相关文章:

超利益政治与经济民主

金融资本与民主
美国信用拉锯战

股神为什么这样神?

跟着洋人学坏变傻

温和的与凶狠的商业

收拾高盛——真该跟着美国学一学

“庞氏骗局”很流行

古老骗术换包装

美国梦:过去的梦还是未来的梦?

金融危机:贪婪如何重蹈覆辙

金融危机中的乱象

金融民主为何失败?

犹太人命运与金融规则

中国商人与犹太商人

从“有限责任”到“有限权利”

微软成功的负面影响

比尔-盖茨进酒吧

宋鸿兵开始得罪人了

鸦片战争还没有结束

同宋鸿兵先生打一个赌

从《货币战争》看政商关系

解放军和红军的白条
当头炮,马来跳

未来债务战争

民主国家如何反民主

死亡、国债与民主

制度优越还是债务优越(二)

制度优越还是债务优越(一)

中国的钱到哪里去了?

杨白劳与黄世仁换位

世界货币与世界政府

美国想赖账的后果

美国主权信用有多高?

乔良观点简化版:美国就是黑社会

为何中国人勤劳西方人懒?

中国人勤劳错了吗

“共同富裕”的产生背景
留守儿童与缩小三个差距(上)

留守儿童与缩小三个差距(下)

从王天伦说农民致富

这里的村民为何都那么富?

华西村与小岗村

领先世界的中国古代社会保障制度

中国人为何重亲情

中国人爱面子和舆论监督

土地与社会基本保障

中国衰落的转折点

越穷越光荣是哪里来的?

大众美食与平民社会

中产阶级与小农社会

关于企业主逃债失踪

奴隶制度又重来?

姆叔叔的现代小

过节说菜价

价战役,胜算几何?

内忧外患之辨

精英里应外合,欺负中国工人

劳动力过剩怎么办?

廉价劳动力的宿命是怎么来的?

中国人的哀痛和尊严

《中国没有榜样》

超利益政治与利益集团政治


  评论这张
 
阅读(35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