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世界

 
 
 

日志

 
 

活佛转世与权力继承  

2011-07-13 23:19:00|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达赖喇嘛跑到美国接受美联社采访时声称:“我的转世问题,最终的权威是我,不是别人”。他还声称自己的转世者一定是在国外,而不是在西藏。达赖尤其提到,他的转世者可能在俄罗斯。达赖的这个说法让俄罗斯有点为难,因为俄罗斯的佛教界有可能为此而被达赖及其“小达赖”拖入与中国的矛盾。俄罗斯《独立报》11日报道,达赖还声称要在中国西藏之外“亲手挑选继任者”,这不仅引起俄罗斯的担忧,也引起很多人的关注,毕竟十四世达赖已经76岁了,他开始考虑自己的后事也很正常。但是,达赖的后事真的可以像他所说那样完全由他自己说了算吗?
    要说清这个问题,有必要说说活佛转世的起源和本质。活佛转世制度是西藏佛教的特色,世界上其他地区的佛教都没有这个制度。它在西藏的出现,大约在12世纪。迄今为止,各种活佛转世系统在西藏超过1000个,换句话说,人们所熟知的达赖、班禅的活佛转世,只是西藏数以千计活佛转世的一小部分,只不过两者的影响比较大而已。达赖转世系统比西藏最早的活佛转世要晚两个世纪,而达赖这个名号则到16世纪后期才出现,班禅转世系统则到17世纪早期才出现。因此,达赖和班禅转世系统并不是从一开始就是西藏佛教的主导,而是后来世俗权力影响的结果。
    活佛转世系统之所以出现并在西藏广为流行,有它自身的原因。在世俗社会,权力系统最简单的一种方式就是父子继承,王权系统是一个典型。西藏以前比较落后,世俗权力世袭继承的方式很普遍。等到佛教进入西藏之后,由于西藏的特殊地理环境,藏传佛教对民众的影响很大,因此,宗教权利也变成一种重要的权利,以至于能同世俗权力抗衡。这种现象在欧洲中世纪长期存在。欧洲教会为了维护宗教权利的地位,采取的方法之一就是产生一个教皇,将宗教权利集中在一起,可以调动各地的宗教分支,以便同世俗权力抗衡。但是,这种现象在西藏长期都没有出现,藏传佛教教派很多,长期难以统一。因此,各个教派为了维持自己的势力,便开始采取转世活佛的方式。
    活佛转世方式简单理解就是:它是对世俗权力永久世袭继承的模仿。由于佛教僧人不能生育后代,因此,借助佛教轮回的概念,便出现了一个佛教领袖人物死后在一个新生儿那里托生转世的概念。它排除了师徒继承的不确定性,因为师徒关系可能不是唯一,容易引起冲突和争夺,活佛转世则是唯一的。转世如同父子继承。如果没有转世,一个宗教领袖去世后,等于是换人。换人可以有不同的方法,这里不去说它。除非像欧洲宗教一样有中央集权的领袖,否则,在教派众多的情况下,换人类似于换届,前一届的功德和荣耀都不属于后一届,后一届在很多方面都要重新开始。而活佛转世使得前任活佛的功绩、荣耀、权利,全部自然地转移到后任活佛,后任活佛的荣耀和权威一般来说就能不断加强,而不会因为类似换届而减弱、重头再来。因此,活佛转世实际上就是宗教化的世袭继承,尤其在教派分散的状态下。
    活佛转世之所以出现,目的为了强力保持本教派的既得利益,只有这样,它才有可能在西藏的大环境下与世袭的世俗权力抗衡。因此,活佛转世是在西藏非常特殊的人文地理环境中形成的、与世俗权力抗衡的宗教权力继承系统。正因为转世能使得宗教派别的权利强化,因而,它很快就成为其他权利插手的对象。十四世达赖说,他的转世灵通可能出现在俄罗斯。这种现象在达赖转世系统中,有点类似地出现过一次。达赖系统迄今“转世”14次,只有四世达赖不是西藏人,而是蒙古人。这一现象的确类似十四世达赖说他的转世灵通可能在俄罗斯。但是,如果从宗教权利继承的角度看,历史上四世达赖是蒙古人而非藏人这一现象,正是后世活佛转世时竭力希望避免的。因为,当时对西藏有最大影响力的世俗权力是蒙古首领俺答汗,而四世达赖正是俺答汗的子孙。这也就是说,世俗权力让自己的后代充任活佛,使得西藏的宗教权利有可能被西藏之外的势力攫取,因此,以达赖为代表的活佛转世系统,以后都力求避免转世灵童出现于西藏之外的显现。
    我在以前的文章里说过,达赖、班禅转世系统之所以能高出其他活佛,原因只在于从五世达赖起,达赖和班禅系统的活佛由中国中央政府册封、认可。如果没有中央政府的认可,达赖、班禅系统的地位,无非同其他活佛一样,依然处于教派争夺的漩涡中。中国中央政府对达赖、班禅的册封,有点类似欧洲中世纪,确立了最高的宗教权威。不同的是,欧洲教皇的宗教权威总想与世俗权力争夺,而在中国,是中央政府这一世俗权力树立了达赖、班禅系统的最高地位。因此,它符合中国政治的传统,即世俗权力高于宗教权利。这也成为当今世界的共识。确立活佛转世仅在藏人范围内,基本上确保了西藏的宗教权利归西藏人掌握,避免了外部势力对西藏宗教权利的染指。但是,作为一种权利,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却不能避免另一个现象。即,几代转世灵童都出现于一个家族。换句话说,作为一种宗教权利,它又被西藏当地的世俗权力或世俗化的宗教权利操纵,权利又变成个别人的所有物。正是基于这个原因,中国的中央政府又对活佛转世做了新的规定。
    活佛转世被一个家族操控的现象之所以会出现,原因之一就是转世灵童只有一个,这就好比选举制度,候选人只有一个,因而就容易因贿赂、腐败等原因被操纵。18世纪末期,清朝政府制定了“金瓶挚签”的制度。这个制度像是一个更加民主的公平制度,它在尊重西藏活佛转世传统的基础上,规定每一次活佛转世的转世灵童不能只有一个,而应该是多个,然后由抽签决定其中一个。如果被找到的转世灵童只有一个,也要放一个空白签,如果抽到空白签,就要重新寻找转世灵童。这一套制度使得舞弊操控转世灵童的难度大为增加,因而显得公平,也被后世奉行。其实,早在古希腊时期,抽签就是民主的方式。启蒙运动时,卢梭也认为抽签是最民主的方式。因此,“金瓶挚签”是将活佛转世制度与民主相结合的一种方式。
    理解了活佛转世的权利继承核心,我们再来看十四世达赖最近的言论:他说要转世到西藏或中国之外,其实就是要将西藏的宗教权利从中国、从西藏割裂出去;他说要由他自己决定转世,其实就变相等于独裁制度下的世袭;他说要在自己活着的时候亲自选定转世灵童,又是彻底违背宗教教义的。事实上,76岁的十四世达赖已经自感来日无多,他在这个问题上毫无办法,如热锅上的蚂蚁,出尔反尔。如果我们有点记性,不应该忘记十四世达赖曾经还说过:达赖系统的转世,到他这里就结束了,不再转世了。然而,这件事情不是达赖能够决定的。如果西藏僧众需要,十四世达赖之后,在中国藏族民众中确定十五世达赖,由不得十四世达赖本人及其幕后势力。这就好比四世达赖被蒙古操控,五世达赖还是摆脱了它,由中国中央政府册封、认定。如果西藏僧众不需要,达赖系统停止转世,我觉得也未尝不可。毕竟,活佛转世只是古代宗教权利继承的一种方式,在科学上并没有实证性。然而,中国现在也不能轻易说达赖系统的转世到此为止。因为,一旦十四世达赖自说自话,真的在中国西藏之外找一个转世灵童,那么,中国不能放弃这个权利形式,世界上出现两个十五世达赖就是必然。到那时,藏族民众更接受哪一个,将是显而易见的。如果我们懂得了活佛转世就是权利继承的一种方式,那么,达赖擅自违规处理,就是侵犯中国主权。

 

  评论这张
 
阅读(6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