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世界

 
 
 

日志

 
 

广东的官员怕什么?  

2011-06-13 00:47:00|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广东最近怪事不少。前不久要把不利于社会治安的高危人群清出去;后来又不准集体讨薪,结果又发申明更正;最近又因为讨薪而起冲突,说不同方言的人相互对立;全国统一高考的时候,广东个别大学的学生居然底气十足地抗拒教育部的规定——就是不参加高考。广东真的越来越特立独行了,很有性格。近日,广东又发生了一件标新立异的事情。
    6月3日,广东佛山市顺德区一个街道办事处一位姓周的小干部,在接受电视媒体采访时,戴了一只口罩。他是病了吗?比方说呼吸道传染病之类,有时就要戴口罩。如果那样的话,周干部似乎是带病坚持工作,应该表扬一下。事实上不是。周干部说:“我有权不出镜”。
    本人当过几年电视记者,对于出不出镜的规则,大致了解一点。比方说,未成年人都不能出镜,这没得商量。但周干部显然不是未成年人,因此,这条原则对周干部不适用。再比如说,有些被采访人主动要求不出镜、只出声音,甚至声音也要处理,媒体大多也会尊重这一要求。但这种情况大都属于个人人权的范畴,但周干部并非如此。周干部接受电视采访,并非个人私事,而是与他在政府的本职工作有关,换句话说,他接受采访是公事。事情大概是这样:在这个街道办事处的管辖范围内,有一个征用农民土地的项目,因为种种原因,被征土地的农民感到不满意,很有意见。找村领导反映,村领导找不到,便想通过媒体找一下街道办事处的领导,而且正是村领导的上级主管。周干部也就是这个上级主管的负责人。

 

广东的官员怕什么? - 刘仰 - 一个人的世界


    因此,周干部接受电视采访是公事,而非私事。我们暂且不管那个征用土地的项目是否有猫腻,是否合理,我们只说周干部戴口罩这件事。那么,当电视采访的内容是干部的本职工作时,周干部说:“我有权不出镜”还对不对?事实上,周干部的这个说法某种程度上似乎也可以成立。比方说,他并不想接受媒体采访,但是,上级领导觉得在这个问题上有必要向群众交代一下,通过行政命令的方式,要求身在其位的周干部必须“谋其政”。除非周干部不想干了,他只能服从上级。但是,当他把个人与本职工作分开的时候,他的确可以说:“我有权不出镜”。这就好比我们给一个单位或公司打电话咨询,回答你问题的很多都不是真人,而是录音。因此,周干部在这时,不过是想扮演一下电视镜头前的录音机。换句话说,我们替周干部找的这个理由如果能够成立,等于是说,周干部作为一个干部,只是一个电话应答机一般的机器人,而非一个密切联系群众的真人。所以,当群众各种各样的事情摆在周干部面前时,他只会很职业地照搬条文。
    在镜头前把自己藏起来,还有一种情况,比方说黑社会的污点证人。这样的人一般是揭露以前同伙的犯罪事实。当那些前同伙还没有被抓获、被判决时,甚至判决之后他们还有爪牙,指控他们会有很大的危险,因此,污点证人也“有权不出镜”。我想,广东佛山的周干部应该也不是这种状况。否则,他还是政府公职人员,他要害怕谁呢?周干部也没想反政府,只是执行政府的工作,总不会是害怕政府打击报复吧?对此,几天后,周干部的上级领导为他戴口罩接收电视采访的事解释了一下,上级领导说:周干部作为负责征地拆迁的人员,需经常面对复杂环境,出镜过多对其开展工作和人身安全不利。这个说法让我想起了另一种特殊人物。比方说缉毒警察,卧底侦查等。他们在你死我活的危险环境中,为了维护正义和法律的尊严,要用适当的手段保护自己。我采访过一些缉毒英雄,为了今后的侦查工作,他们都不能出镜,声音也要处理。
    但是,一个负责征地拆迁的国家基层公职人员,与被拆迁对象的关系,在广东难道已经成为你死我活的敌对关系了?广东曾经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先锋、排头兵,是怎样的一种内在关系,使得广东的政府干部需要用秘密工作的手段来面对被拆迁的民众?政府前面“人民”两个字,今天还没有取消吧?几十年前的“为人民服务”还记得吗?为何改了30多年,居然把政府变成像地下工作者一样了?人民政府从什么时候开始害怕人民了?三十多年来的改革开放,究竟出了什么状况,让政府与民众站在了对立面上?对此,我们是否应反思一下,广东带头的改革方向究竟出了什么问题?如果周干部要用戴口罩接受采访来保护自己的人身安全,照这个路数下去,恐怕很危险了。
    对此,广东佛山当地的领导应该也有点认识。所以,当他们替周干部做了辩护后,据说又做出了一个决定,让周干部写检查。这个决定显示出,他们也意识到,虽然周干部戴口罩保护自己有现实必要性,但在根本上不合理。然而,只是让周干部写检查,说明他们并没有抓住这一不合理的根源。难道,官民矛盾只是周干部的个人问题吗?几十年前,中国各地的干部常常吃住在普通老百姓家里。密切联系群众,为群众排忧解难,是各级政府官员起码的本分,为何改了几十年,把“为人民服务”改没了?把“为人民服务”改成了猫捉老鼠、警察抓小偷的对立关系了?我认为,关键就在于,改革改得政府站在少数人一边了,站在少数有钱人一边了。所以,结论其实很简单:以广东为开始的、带路的改革,虽然取得了不少成绩,但潜在的问题、矛盾也很大,并日益显现出尖锐的冲突,广东在迈向现代化的方向上有问题,需要认真反思。

 

 

相关文章:

广东的官员怕什么?
南科大何去何从?

内忧外患之辨

精英里应外合,欺负中国工人

劳动力过剩怎么办?

中国、印度比较的腹语

廉价劳动力的宿命是怎么来的?

中国人的哀痛和尊严

富士康11跳与廉价劳动力

员工自杀——富士康追赶世界水平

富士康:现代奴隶制的包工头

城管与法治社会
拆迁的痛苦与幸福
住房限购与需求
限购令是一剂猛药

房奴、卡奴、股奴、菜奴……

拉动内需为何自相矛盾?

房地产应该标本兼治

拆迁户为何越来越火爆?

“三代积蓄一套房”与高房价怪圈

这里的村民为何都那么富?

华西村与小岗村

中国不可能成为第二个美国

宁与洋人,不与家奴

只反贪官,不管皇帝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跟着洋人学坏变傻

中国应敢于做全世界的榜样

中国模式还需深入探索

武汉市政府坐上了火山
对于黑社会,中国法律要有前瞻性

黄纪苏:农民工讨薪六法

讨薪,可以不要律师吗?

“民工律师”与“程序正义”

周立太是个好律师

独立公正在哪里?

被美化的程序正义

精英话语权与民主

致贺卫方的一封公开信

公安监督员:重庆社会管理一例

重庆模式讨论与“资本原罪”

征收房产税:我的设计方案

重庆将征房产税引发震动

从公租房看重庆模式

重庆打黑打疼了谁?

打黑反贪的“异地机制”

南方网断章取义是无知还是故意?

拿来主义、送来主义、买来主义

鸦片战争还没有结束

力拓案7000亿,文化能值多少钱?

矿石间谍与内外大

崇洋媚外的惨痛教训

国民党为何会失败?

洋奴害中国

超利益政治与利益集团政治
《中国没有榜样》

  评论这张
 
阅读(592)|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