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世界

 
 
 

日志

 
 

索尔仁尼琴:一鱼多吃  

2011-05-27 00:19:00|  分类: 文化艺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鱼多吃很常见,同样一条鱼,可以红烧,可以清蒸,可以生鱼片,也算一鱼多吃。还有一种是,鱼头做汤,鱼鳍做“红烧划水”,鱼肉另用等。后一种“一鱼多吃”往往要求鱼比较大。当一条鱼非常大、巨大、庞大,例如像鲸鱼那样,“一鱼多吃”的选择就更多,甚至不能算“一鱼多吃”,而应该算“一鱼多用”,例如鲸鱼皮、鲸鱼油并不都是用来吃的。如果把索尔仁尼琴比喻成一条鱼,这条鱼的确巨大,因而给了“一鱼多吃”很大的空间。
    索尔仁尼琴得过诺贝尔文学奖,由于当时他被戴上了反对斯大林、反对专制、持不同政见者等政治帽子,就好比被迫服用了大量激素,这条鱼被催得更大了。在“一鱼多吃”的状态下,索尔仁尼琴这条大鱼,当时最受欢迎的用途就是“冷战”的工具。事实上,这种“被消费”的状态,索尔仁尼琴本人并不乐意。他离开苏联来到美国,也很不给美国面子,弄得美国人对这条自己用激素催肥的大鱼也很没办法,只好日益冷淡他。这个问题,我在以前的文章里说过。之所以旧话重提,是因为昨天参加了一个关于索尔仁尼琴《红轮》的小型讨论会。
    索尔仁尼琴的《红轮》是一个鸿篇巨制。去年,《红轮》中文版第一卷1、2、3本在中国大陆首次出版。今年,《红轮》第二卷1、2、3本又出版。据说《红轮》一共有二十一卷,加起来60多本。当然,中文版是否会把它全部出完,还是一个疑问,因为,还没有翻译完。光翻译这一项,也是一个巨大的工作。我没耐心读完它。在《红轮》第二卷出版之际,出版方邀请了一些学者,对索尔仁尼琴其人其书开了一个讨论会,本人也在被邀之列。
    我的发言比较靠前,我大概说了如下的意思。索尔仁尼琴的一生和创作都比较复杂,其他人也提到,世界范围内左右派都不喜欢他。然而,索尔仁尼琴领受诺贝尔文学奖那一段,是很多人最愿意强调、最津津乐道的片段。但我想说,那一段被冷战借用的历史,并不是索尔仁尼琴的全部。借用另一位学者的话说,“红轮”象征革命的轮子,代表前苏联。索尔仁尼琴认为还有一种“黄轮”,象征美国的自由化。索尔仁尼琴曾经说(大意),红轮会碾碎人的生命,黄轮会碾碎人的灵魂。所以,我的发言特别想指出,我们只消费索尔仁尼琴一个片段的做法,实际上是很片面的。索尔仁尼琴对于中国的确有借鉴意义,但是,这种借鉴应该是完整的索尔仁尼琴,是他试图超越左右的努力。虽然索尔仁尼琴超越左右的努力最终没有明确的结果,但是,单独从左或右的角度来解读他,都不合适。因此,打比方来说,如果把索尔仁尼琴比作一条大鱼,一鱼多吃、一鱼多用的做法应该是全方位的,才能避免浪费和盲人摸象般的误解。
    在我发言之后,另几位学者的发言就走到我担心的方向上去了。我不知道他们是没听懂我的意见,还是根本就对我的意见不屑一顾,使得我不想再说什么。几个学者谈到了“文化保守主义”的话题,他们认为,自身文化强大之后,就会导致文化保守主义,索尔仁尼琴便是一个典型。说着说着,他们有点跑题了,说到遗产保护上去了。有人盛赞美国文化保护很好,有点历史的房子,一根钉子都不让随便动。他们接着开始指责中国,到处都把老房子拆了,中国文化的物质载体很快将荡然无存。为什么?有人得出结论说:因为,索尔仁尼琴这样的知识分子在中国不会产生。我当时之所以没说话,是因为我担心一旦我当他们的面开始说,很可能会变成吵架。事实上,我很清楚,谁也无法说服谁,吵架也没意义,不如不说。但是,我要把一些感受写下来。
    首先,美国并不是不拆旧的,而是几乎把旧的全拆光了。美国今天的土地上,印第安人的一切差不多都被他们野蛮拆光了。所以,今天美国人爱护的,不过是他们自己的文化成果,对于其他传统文化的遗留,美国人拆起来毫不留情。其次说到中国,如果我们牢固建立爱护自己文化的观念,我们才有可能像美国人保护自己文化一样,保护我们自己的旧房子、旧街道、旧城墙。如果我们必须接受美国文化是最先进的文化,那么,把那些中国文化的遗存统统拆除,本质上同美国当年把印第安人全拆光是一样的。所以,捧着美国文化的大腿,拆掉中国文化就是必然。如果要保护中国文化,就必须适当远离美国文化,抱住中国文化的大腿。而一些学者在观念层面处处以美国为先进,在物质层面又要提出用“文化保守主义”来保护中国文化的物质遗产,并以美国先进来指责中国不保护自己的文化,他们居然不认识到自相矛盾,是实在也是一大奇观。
    第三,他们说中国不可能出现索尔仁尼琴这样的“文化保守主义者”,但这只是为了批判中国而强奸索尔仁尼琴。索尔仁尼琴作为一个“文化保守主义者”并不只是要保护俄罗斯的旧房子,而是要恢复俄罗斯深远的文化传统。他不光把十月革命当成危害,而且把美国文化也当成危害,甚至把彼得大帝的改革、东正教进入俄罗斯都当成是危害,他在寻求最深远、最纯粹的俄罗斯传统。能不能找到?我认为找不到,但我们不去说它。我觉得,如果那些学者要夸赞索尔仁尼琴,就应该把索尔仁尼琴批判美国自由化放到与批判斯大林同等的高度。否则,如果只给索尔仁尼琴贴上批判斯大林的标签,那么,如果中国也出现他们意义上的索尔仁尼琴,结果只能是批判中国而不批判美国。如此,拆中国文化的房子,统统建成与美国一样,又有什么可以指责?把美国文化当成绝对先进,可以展望的结果是:等我们把中国旧房子拆完了,都建成美国房子,再像美国一样保护,不是顺理成章吗?所以,那几个学者跑题说到文化遗产的保护,我只觉得他们的逻辑一片混乱。关键在于,他们正犯了我在前面已经提醒过的错误:别只消费索尔仁尼琴的一个片段。
    在我懒得同他们争论的时候,我听着听着,听出他们更深层的意思了。他们说,索尔仁尼琴的《红轮》是批判革命的。但是,俄罗斯的现状与中国不同,因为俄罗斯已经完成了索尔仁尼琴所希望的“反革命”的使命,而中国还走在革命的道路上。他们说,苏联作为一个“影响者”已经不存在了,但苏联革命在中国的“影响”还在。一位学者接着说,现在的中国等着有人揭竿而起,完成像索尔仁尼琴一样的使命。我不得不说,他们再次强奸了索尔仁尼琴。在索尔仁尼琴这条大鱼身上,他们只切下了“反对斯大林”那一块,便偷偷地尽情狂欢。他们把索尔仁尼琴批判美国、批判西方文化的更大部分,全部当作废物扔掉了。被他们强奸的索尔仁尼琴成了他们满足自己想象的工具,他们甚至不愿提索尔仁尼琴晚年对斯大林的肯定。如果说他们对待美国是崇洋媚外,那么,他们对待索尔仁尼琴,则是选择性地崇洋媚外,他们是冷战价值观的奴隶。
    连对待一个作家都不能客观、公正、全面,还能指望这些学者对待国家、人类、历史做到客观公正吗?索尔仁尼琴说“红轮”会碾碎人的生命,“黄轮”会碾碎人的灵魂。我觉得,那些片面陶醉“红轮”的学者,已经在“黄轮”之下。也许他们生命无忧,但是,他们的灵魂已经破碎,即将如索尔仁尼琴所说,快被碾碎了,快成为没有灵魂的躯壳了。索尔仁尼琴是一条复杂的大鱼,人们采用各自的方法来吃。最可怕的是,当索尔仁尼琴被当作一条河豚鱼,有人只想用它来投毒,而并不在乎它真正的美味。

 

 

相关文章: 

索尔仁尼琴:一鱼多吃

索尔仁尼琴为何对中国不友好?

索尔仁尼琴:左右开弓

俄罗斯历史为何被篡改(上)
俄罗斯历史为何被篡改(下)
中国与俄罗斯的一个差距

俄罗斯强硬姿态的背后

“国家组织能力”与“一盘散沙

一百年来重写史

解放思想,不分左右

中国现代化的三角关系

中国三角关系举例说明

中国历史上有奴隶制吗?

志愿者的话语权陷阱

药家鑫案为何让人看不懂?

陈光标应尽快找回自己
瘦肉精之害是观念之害
《潜规则》与丑化中国

《潜规则》的背后心态

柏杨是否也丑陋?

中国模式不同解读的背后

中国需要国家文化战略

历史上的一次东西方文化交流

本土的与外来的

中国模式还需深入探索

中国模式与欧美模式

国际标准与中国利益

社会变革与历史断裂

长征为中国寻找方向

崇洋媚外的惨痛教训

国民党为何会失败?
申遗申奥都是疯
春节何必要申遗

七〇后的困惑和机遇

“国学”把自己当成了土特产

全盘西化很可笑

拿来主义、送来主义、买来主义
超利益政治与利益集团政治
《中国没有榜样》


 

  评论这张
 
阅读(1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