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世界

 
 
 

日志

 
 

神话不是科幻  

2011-02-18 18:17:00|  分类: 文化艺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朋友送我一套书,《龙马神灯》,作者张旗是国内一位作家、导演、摄影家。该书的阅读对象据说是少年,所以,像我这样年纪的人去评论它似乎不合适。《龙马神灯》被冠以“中国科幻神话原创系列长篇小说”,这个头衔看着有点晕。一套共七本,洋洋洒洒几十万字,摆在桌上,首先让我感觉有“中国版”《哈利波特》的意思,说实话,我没勇气读它,只是随手翻了翻。
    该书序言中提到,作者张旗认为“神话,是古代的科幻;科幻,是今天的神话”,这个看上去很有哲理的论断,也被序言作者“深表赞同”。而在我看来,这个论断只说到事实的一部分,离神话的本质还有距离,如果用这样的理念去理解神话,很难对神话有真正的理解。并且,在这种理念下,还容易把自己创作的科幻误解为是神话,事实上,很可能只是一个童话。因此,看序言的时候我就想指出:神话不是科幻。把神话当科幻,这种理解对于神话来说,流于表面。
    神话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就是历史,而不是想象。神话的确具有想象的成分,这是有原因的。一种情况是远古的人们智力还比较低下,对于自然和社会的认识还没有达到一定高度,古代的想象在今天看来不少属于幼稚。另一种情况是,神话中一些想象的成分,是后人逐渐加进去的。神话是在漫长的岁月中积累的,而不是靠想象创作的。为何神话多出现于远古时代?因为,远古时代没有记录工具,神话很大程度上是人群对于历史记忆的凝练。它在一代一代口口相传中不断改造,遥远的记忆离事实便产生了距离,最后,神话便凝固为一个道理,一个故事。人类文化学经常把各民族的神话当成研究对象,并非在意于它的想象成分,而是在意于它未被其他文化影响的原型。比方说,在世界上很多地方不同民族的神话里,都有“大洪水”的说法,这个细节并不是想象,而是很多地方不同的人们对于远古曾经发生过的真实大洪水的记忆。
    中国古代也有神话,比较著名的例如夸父逐日。按照一般文学性的理解,夸父逐日似乎只是一个想象,一个被人创造出来的故事。事实上,夸父逐日的故事是远古历史的浓缩,“夸父”很可能是远古一个部落的称呼,“逐日”很可能是这个部落游牧民族生活方式的写照,整个夸父逐日的故事,就是当时一个游牧部落的命运结局。《山海经》里描述的内容,大多都属于此,只不过岁月太久远了,能够验证的真相越来越少,造成后人对它的理解难度。并且,为了口口相传的方便,神话将很多自然或超自然力量拟人化。它既是人类思维早期的特征,也是早期宗教的源头。在西方社会,这类现象同样存在。欧洲文字出现的时间比中国晚,因此,当中国早已文化发达的时候,欧洲还在流行神话。比方说北欧日耳曼人的神话,中世纪英国的神话,一定程度上都是当时模糊的历史。所以,神话不是什么人靠想象创作出来的,它是人类早期集体记忆的结果,也是人类早期智慧逐步发育的结果。从这个意义上说,后人不可能创造出神话。
    科幻不是历史,而是对未来的想象。科幻是可以被验证的,或证实,或证伪。而神话由于是过去式,不太可能被验证,只能被想象。由于赋予神话想象成分的后人有可能与创造科幻的现代人部分重合,因此,这两种想象也有可能重合,但它并非代表神话本身的想象,更不是说靠想象就能写出神话。所以,看到“中国科幻神话原创系列长篇小说”这样一个称谓,说实话,我不太明白是什么意思。老愚先生评价《龙马神灯》一书的文章里说,该书已出英文版,我似乎明白了一点。当英国人向我们大举输入《哈利波特》的时候,中国人也想依葫芦画瓢,向英国输出我们的《龙马神灯》。然而,看介绍,英文版的《龙马神灯》好像影响不大。在我看来,这是必然的。明明是学人家,非要显眼地标上“原创”两字,已经显示出心虚。深究一下,不过是一个挺有年头的心态:别人有的,咱也要有;跟着别人学,就是向先进靠拢。对这种心态一概否定也不对,但是,很多事情确实也没必要。到头来,最多只是老二、老三的命。
    现代人创作神话并非完全不可能,有人提出一个新概念,叫做“新神话主义”。但我必须指出,“新神话主义”如果能够成立,与过去的“神话”已经不是同一个事物,它很可能只是魔幻小说、魔幻题材之类。而且,创作“新神话”风险很大,例如,陈凯歌的《无极》就是一个失败。当然,陈凯歌也许想学《指环王》,《指环王》的确有点现代神话的意思,然而,陈凯歌只学了一点皮毛。《指环王》之所以可以近似地接受为现代神话,是因为作者有着宏大的历史观和社会观,他把自己的宏大思考,用神话的方式表现出来,而非人们一般常用的现实主义方式。然而,我同样怀疑,《指环王》这样的现代神话究竟能够流传多久。

    至于《龙马神灯》能否成为现代神话,我实在不好判断。从宣传定位来看,“中国科幻神话原创系列长篇小说”这样一个称谓,也没有完全落实在“神话”上。那么,神话与科幻如何结合?我不太知道。好在这本书的阅读对象只是少年,似乎我们也不必有太多计较。我只怕,当今少年也未必能接受这种过于“穿越”的长篇。一段时间以来,我们的教育比较强调要解放学生的思想,要培养想象力,《龙马神灯》可能就是基于这种理论的产物。我翻看了几段,比方说从哪吒“穿越”到计算机、《侏罗纪公园》、垒球、滑板,以及一个加拿大华裔少年,我很难认为这就是想象力,或者科幻,或者神话。类似的东西,好莱坞电影里已经很多。我想,所谓“原创”可能是指《龙马神灯》中有着以前好莱坞“穿越”故事中比较缺乏的中国元素吧。但是,加拿大华裔少年与中国远古历史的穿越,读者对象究竟是谁?也许,作者怀着的,是一个世界主义的抱负。据介绍,作者游历过40多个国家,应该比我见多识广,我也就此打住。

 

 

 

相关文章:

神话不是科幻

拿过民主话语权

向《百家讲坛》抛个媚眼

看不懂的钱文忠

启蒙补课抱佛脚

索尔仁尼琴为何对中国不友好?

索尔仁尼琴:左右开弓

“国家组织能力”与“一盘散沙

一百年来重写史


  评论这张
 
阅读(29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