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世界

 
 
 

日志

 
 

校车!校车!校车……  

2011-11-19 23:31:00|  分类: 时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参加一个谈话节目,说最近比较关注的校车话题。上不上视频节目?我有时挺矛盾。嫌麻烦就不想去,但是听到很多不靠谱的言论又生气,便想自己发言,不能让糊涂言论占据媒体。真要是去了,节目当中能说的话不多,尤其是辩论节目,只能按节目制作方控制的方向走,很难把一件事情说清楚。要想把事说透,除非一个人展开说,但媒体往往又嫌不热闹,没收视率。所以,上了节目后,总觉得没说清,回来在整理一下,把想说的再多说一点。
    甘肃最近发生了一起幼儿园校车事故,共有20多人罹难,40多人受伤,大多是孩子。荷载9个成人的金杯车里,挤了64个孩子,就算孩子身体比成人小,超载也的确很严重,一场交通事故,造成多少家庭的悲剧,的确令人痛惜和愤怒。这一事故发生后,校车问题引起广泛的关注。但是,有些议论沿袭一贯的方式,把校车问题说成是中国社会从来就不负责任、不关心孩子等等,则属于习惯性夸大中国社会的缺点,无助于我们对社会的准确了解。
    校车问题是新出现的问题,以前并没有此类问题。我读小学时都是步行上学,同学里面从来没有家长接送。我小时候因父母右派而在劳改农场,各分场都有小学,初中则未必每个分场都有,因此,劳改农场的初中和高中都是走读和寄宿混合的。我读初中是寄宿,每周回家一次,基本上都是和同学一起,或者步行,或者搭便车。能搭的便车要么是拖拉机,要么是大卡车。劳改农场那时没有柏油路,土路和石子路上,除了颠簸就是灰尘,因此,有时候索性与同学结伴步行几十里。小车极少,直到初中快毕业回上海时,我才坐过一次吉普车,兴奋得不行。到上海后有一段时间也是每天上学、回家。我读的高中在上海郊区,全部寄宿,同学们周末回家都是坐公交车。那时候即便是上海这样的大城市,车也很少,交通事故也很少,校车听都没听说过。校车之所以在今天成为问题,首要原因之一是车辆急速增加,道路安全隐患增多。因此,把校车问题说成中国人一贯如此之类,显然是不合适的,它是社会发展带来的新问题。
    校车之所以成为问题,还有一个原因是城市化和人口流动加快,这在农村地区尤其明显。由于城市化进程和进城打工增多,农村出现“空心化”。既有孩子跟父母去城里,也有留守儿童。再加上计划生育的影响,使得原先按照人口分布设置的学校出现生源减少的现象。在部分农村地区,只好如电影《一个不能少》里展现的那样,一个老师带几个年级的学生。现在农村地区,有些以前挺不错的学校,也因生源减少而不得不撤校、并校。这一现象带来的附带问题之一就是,有些孩子上学路途远了,现在农村地区的车辆也比以前多,孩子上学、放学路上的交通就成为安全隐患。面临这种新出现的问题,各地政府的表现不同。有的意识比较滞后,没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有的即使意识到了,因条件有限,也没办法、没能力解决。
    我在新疆克拉玛依看到了一种解决方式。克拉玛依主要是石油企业,对于企业员工来说,孩子上学没有此类长途跋涉的问题。上下学时间,我看到孩子们在街上步行,问一下才知道,离家都很近。但是,克拉玛依市还有一定数量的牧民,牧民居住极为分散,孩子上学离学校都很远。如果政府没有作为,只能让孩子像《一个不能少》里那样。但是,克拉玛依因为石油企业的发展,有一定的经济实力,因此,市区的中小学特意安排了寄宿学校,专门接收牧区的孩子,费用主要由政府支付。克拉玛依市学校的寄宿规模还比较大,除了满足本市境内的牧民外,还能接收南疆教育基础较差地区的孩子。这些孩子,有的周末回家一次,学校有专车接送,挨家挨户到门口。南疆的孩子每周回家不太现实,每学期回家,也都是学校专车接送,也是挨家挨户到门口。虽然克拉玛依没有像美国那样专门的黄色校车,但都是标准的客运大巴,没有超载问题。
    随着改革开放的进程,各地的发展状况不尽相同,现实问题也不一样,就看政府有没有看到问题和及时解决问题。前几天我在微博上说,重庆几个月前就决定近期内把所有校车都改为国内安全系数最高的专用校车。有人在这条微博的后面提问:是否包括重庆的农村地区?重庆的黄色校车的确也包含农村地区,但是,重庆在农村地区更主要的解决方式并非校车。重庆是劳务输出大省,留守儿童数量较大,又是山区,农村孩子上学的确是个严重的问题。重庆现在的解决方式是:农村地区撤校并校,集中提高学校的硬件条件,集中加强学校师资力量。撤校并校后,有些学生距离学校比较远,重庆便拨出资金,在农村地区建寄宿学校。目前,重庆农村地区的寄宿制中小学的比例似乎已经超过80%,校车不过是周末孩子回家时才用,平常根本不需要。重庆让农村留守儿童进入寄宿学校还有一个好处,学校可以为孩子提供长途电话和网络视频聊天,使得孩子在学校里能经常与远方的父母沟通,这是很多农村孩子在家里所没有的条件。当然,费用也由政府和校方控制支出。政府哪来的钱?其实,这点钱并不算多,政府只要不乱花钱,在某些事情上不要铺张浪费,省也能省出来,何况还有整体经济的发展?

    在这个问题上不得不多说几句。重庆为留守儿童多花钱,实际上是为东部地区经济发展支付了成本。本来,东部地区应该给打工者更高的收入待遇和福利,使他们能够把孩子带在身边,让打工者以及他们的孩子能够融入沿海地区的繁荣。但是,沿海地区给打工者的待遇和福利太低,使得他们无力在城市照顾和抚养孩子,只能成为留守儿童。所以,重庆为留守儿童支付的钱,可以看成是为沿海地区的廉价劳动力在做额外的补贴。从更大的层面上说,当沿海地区的“血汗工厂”为发达国家提供了大量价廉物美的商品时,重庆的做法甚至可以看成是在不合理的世界经济体制下为欧美国家民众的生活质量埋单。因此,当西方拿中国的留守儿童说事时,我总想问:你们为何不能接受中国产品卖得贵一点?让中国人多分到一块蛋糕?否则,你们就是虚伪。
    校车问题美国做的不错,有值得中国借鉴之处,原因之一是美国汽车工业发展较早。此外,美国相对中国来说,居住密度较低,公路交通又很发达,所以校车问题在美国社会较早就出现了。中国解决校车问题有些方面的确可以借鉴美国,但从长远来说,美国方式未必最好。中国社会人口众多,随着以美国为榜样的现代化进程,很多方面已经出现与美国一样的社会问题,同样的问题有些比美国更严重,校车只是其中之一。中国某些地方也已经开始着手解决。例如媒体报道说,在某些地方已经出现购置美国校车的现象,其中既有昂贵的私立学校,也有政府行为。但总的来说,数量不大。美国校车很贵,大批购置,市场化运作,让学生家长承担费用,除少数有钱人外,大多数人未必消费得起。如果由政府统一买单,全国算一算,那将是一笔巨大的开支。

    我国九年义务教育涵盖中小学,幼儿园不在其中。中小学的校车政府的确应该加强管理,幼儿园这一块应该怎么办?甘肃最近发生的校车事故,就是幼儿园。幼儿园的市场化程度比中小学高得多,是否也要变成政府统一办?这又是另外一个问题。即便是中小学,为了孩子安全,我们不能说不该花这笔钱,或者心疼这笔钱,或者只让有钱人能够获得安全,穷人则不能。因此,面对已经出现的孩子上学问题,各地应该结合实际,寻找合适的解决办法。例如重庆由政府统一购置校车,由于数量庞大,就可以不买外国车,促使国内厂商开发安全性能很高的校车。这既是省钱,也是推动国内企业开发新产品的方式。但最终解决校车问题,关键还不在于此。
    校车以及校车的安全性之所以成为问题,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教育资源分配不公,造成全社会拼命抢夺教育资源。为了孩子上好学校,远一点也只能忍了,或者自己想办法接送,或者社会解决。当今中国城市的建设规划,居住区与教育的分布并不合理。再加上“不能输在起跑线上”这种为教育产业化服务的口号,城里很多家长不得不让孩子长途奔波于学校和家庭之间。长远来说,政府应该努力使教育资源的分布公平合理,每个学校的硬件和师资都相对平均,大家也就没必要为了上好学校而不顾家庭与学校的距离。在我看来,最理想的状态是,孩子步行15分钟左右就能到学校,如此,即使有些地方还需要校车,数量也不用太多。
    最后总结一下,任何社会问题都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都是多项因素的综合产物,解决问题也要多种手段。出了问题,只攻其一点不及其余,评论者是过了嘴瘾,激情一下,赢得一点喝彩,但对于真正解决问题帮助不大。就校车问题来说,政府加强管理(不等于政府亲自做),在校车的安全性、特殊性、舒适性上,在司机的资质、职业素养上,在校车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权衡等方面,的确需要加强工作。但从根本上说,如果孩子上学不需要很远,不需要在车流滚滚的道路上穿行,也就不需要校车了。至于社会治安给孩子带来的安全问题,再看看重庆吧。重庆近几年来一是社会治安普遍良好,二是每个学校都安排了校警。所以,一味强调校车,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手段,安全、经济的校车只是解决方式之一。极端一点说,就算校车像坦克一样结实,孩子每天坐在里面一、二个小时,也不是最优选项。

 

 

 

相关文章:

校车!校车!校车……

儿童性教育的观念问题

假洋文凭就是追求“先进”

大学毕业学位服应该取消

南科大何去何从?

欧洲大学小儿科

望子成龙与培养天才

教育早已元气大伤

“共同富裕”的产生背景

留守儿童与缩小三个差距(上)

留守儿童与缩小三个差距(下)

从王天伦说农民致富

这里的村民为何都那么富?

食品药品安全:重庆警方出重拳

享受免费服务的强制条件

中国电视四不像

精英话语权与民主

致贺卫方的一封公开信

公安监督员:重庆社会管理一例

重庆模式讨论与“资本原罪”

征收房产税:我的设计方案

重庆将征房产税引发震动

从公租房看重庆模式

重庆打黑打疼了谁?

打黑反贪的“异地机制”

南方网断章取义是无知还是故意?

超利益政治与利益集团政治
《中国没有榜样


  评论这张
 
阅读(4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