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世界

 
 
 

日志

 
 

《红楼梦》的少女崇拜流毒甚远  

2010-09-05 18:37:00|  分类: 文化艺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红楼梦》有很多对女性的描写,并且把女性描绘得比较出色,小说中几乎每个男性都有种种缺点,有的令人讨厌,有的令人不屑,至少也不如小说中的很多女性招人喜爱。一些喜欢《红楼梦》的人便爱屋及乌,将《红楼梦》或者它的疑似作者曹雪芹称为女权主义,似乎符合现代西方社会的一个标准,便又使得《红楼梦》及其作者更进一步地走向了世界。每当我听到说《红楼梦》是女权主义时,我便会感到可笑。这么说的人属于有眼无珠,这么信的人属于不动脑筋。《红楼梦》对于女人的态度根本不是女权主义,而只是少女崇拜。
    《红楼梦》中关于少女崇拜最著名的话是贾宝玉说的,第二回中,借冷子兴之口,转述了贾宝玉的话:“女儿是水做的骨肉,男人是泥作的骨肉。我见了女儿,我便清爽;见了男子,便觉浊臭逼人。”从字面上说,它对女人的评价确实比男人更高,有点女权主义的意思。但是,如果听信了《红楼梦》作者的这番话,就以为女人怎么有地位了、被尊重了,恐怕早晚要倒霉。因为,《红楼梦》中美好的女儿国,只属于少女,等少女长大了,就完全不是这么回事。第五十九回中贾宝玉说:“女孩儿未出嫁,是颗无价之宝珠;出了嫁,不知怎么就变出许多的不好的毛病来,虽是珠子,却没有光彩宝色,是颗死珠了;再老了,更变的不是珠子,竟是鱼眼睛了。”贾宝玉还说:“奇怪,奇怪,怎么这些人只一嫁了汉子,染了男人的气味,就这样混帐起来,比男人更可杀了。”世上有哪个女人可以永远只是少女而不变老?即便像刘晓庆那样,也只能算是装出来的少女,女儿国里如果都是这般年过半百的“少女”,不知道《红楼梦》的作者还会发出这样尖酸刻薄的嘲笑。装嫩,或许也算《红楼梦》少女崇拜的流毒之一吧。
    崇拜少女、鄙视成年妇女,是《红楼梦》作者表现出的两个极端。单看前者,也许马马虎虎可以把它当成女权主义。单看后者,或者把两种观点放在一起,如果再说它是女权主义,那就是自欺欺人。从女人的一生来说,《红楼梦》作者所喜欢的,充其量只是很短暂的一个片段,就好比一年一开花的植物,《红楼梦》的作者只喜欢含苞待放的花季。在我看来,某种程度上可以说,这个心态表现了《红楼梦》作者对女性之美自私的贪婪,一种掠夺性的占有欲。当然,这样的描述有点情绪化,我们还是应该深入分析一下《红楼梦》的作者为何会有这种偏执的审美趣味。
    《红楼梦》的少女崇拜首先与性有关。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时,警幻仙姑的几个姐妹就责怪警幻仙子把贾宝玉这个“浊物”带来仙境。为何说他“浊”?联系这一回的内容我们就会发现,贾宝玉在梦游太虚后,有了第一次遗精,很快又与袭人有了第一次性经验。因此,这里的“浊”,无非就是性。少男的性冲动一般比较强,少女则比较含蓄。女孩不像男孩那样更多地把注意力直接投在生理感受上,而是更多地关注心理、情绪,这便是“清浊”之分的来源之一。所以贾宝玉才会说,女孩出嫁之后便跌价了。因为,在那个年代,女孩较少有婚前性经验,女孩出嫁之后便有了性经验。《红楼梦》对于女人出嫁前后截然不同的评价,虽没有明确点明是因为“性”,实际上就是这么回事。但是,《红楼梦》对于有过性经验的女人也不是一概贬低,例如李纨、秦可卿、王熙凤、王夫人、薛夫人乃至贾母等,都没有“鱼眼睛”的描述。为什么?有两种状况,一是李纨之类,早早就守寡,未再嫁;二是因为这些女人有钱有地位,冲淡了她们在性问题上的“不洁”。所以,《红楼梦》中的少女崇拜也可以说是一个贵族男孩的龌龊心理:女孩未出嫁时,贵族男孩的地位使他有一种占有所有少女的心理期盼和现实可能,这些少女同样包含贫寒人家的美貌少女。所谓少女崇拜,在这里不过是向所有未出嫁少女潜在的献媚而已。一旦贫寒人家的少女出嫁了,至少从名分上说,贵族少年已经不再能勾搭她了,从“珠子”到“死珠子”到“鱼眼睛”,无非是生理、心理上得不到手、满足不了占有欲的嫉妒。只有那些非贫寒之家的女孩,出嫁之后一般依然有地位,贾宝玉也不得不尊重她们,《红楼梦》作者的诅咒,才不会落到她们头上。
    《红楼梦》的少女崇拜其次与社会有关。前几篇文章说到,《红楼梦》有贬低儒家、推崇佛道的倾向,造成这一倾向的原因也已分析过,其实也就是贵族对于贫寒子弟通过科举而获得社会地位的不满。这种贬低儒家、推崇佛道表现在少男少女身上,就是重女轻男。因为按照儒家的精神,男孩子从小要读《四书五经》,为长大以后的发展做准备。而对于女孩子则没有这个要求。女孩子也可以读书识字,但没有很明确地要求读《四书五经》,读书显得更自由些。因此,男孩的“浊”也等于是与污浊的社会、官场很早就开始接轨,女孩子的“清”则是远离污浊社会、官场的可能。
    所以,《红楼梦》中“女孩干净男孩脏”的观点,是在那个特殊年代的产物。放在今天,性知识普及早已不分男女,在性解放、性自由的旗帜下,在大大批判“婚前守贞”的舆论下,男孩、女孩结婚之前在性经验上的“清浊”之分,恐怕是分不清了。古代社会家庭生活女主内、男主外的状态,也使得女孩的早期教育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远离社会。这种状况在当今社会也不存在了。男孩女孩早期教育几乎都一样,都被鼓励要到社会上去拼搏。因此,要说社会的污浊,对于男孩女孩的影响如今已完全一样。《红楼梦》的女儿国,在今天的社会早已没有可能。然而,它还是造成了巨大的流毒,那就是喜新厌旧、喜幼厌老。有钱有地位的人找二奶、三奶几乎都是越找越年轻,“超女”、“快女”之类的选秀节目有这么高的收视率;娱乐圈假装纯情的少女明星,配合着“潜规则”;娱乐行业陪酒陪笑的大都是或真或假的少女;等等,不能不说是《红楼梦》少女崇拜的流毒。更可笑的是,少女崇拜的流毒流传至今,只剩下了少女,再也没了“清爽”、“干净”,即便有,大都也是装的。我们可以说这是时代的错误,但我们同样也可以说,这是《红楼梦》作者之类的人物,在等级制度下形成的狭隘自私的少女崇拜,在当今平民社会的丑陋变种。

 

 

 

  评论这张
 
阅读(15248)| 评论(7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