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世界

 
 
 

日志

 
 

一亿精神病:为了金钱而疯狂  

2010-06-04 04:15:00|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三年前,本人写过一篇文章《当不快乐成为一种病》。我在那篇文章中指出,越是经济发达的社会,“以不快乐为特征的抑郁症比例明显越高”。对此,精神病专家无一例外地指出,那是因为现代生活节奏快、压力大。所以,当我最近看到报道说“中国有一亿以上精神病患者”时,我并没有很惊讶。这个数字应该是抽样调查的结果,是否准确的确值得探讨。与这个报道相关的是,中华医学会、中国精神卫生中心等单位说,目前中国合格的精神病医生不到两万。把两个内容放在一起看,让我觉得有一点争项目、要经费、建网点、大赚精神病人钱的嫌疑。因为,中国的精神病医生或者说心理医生的数量,比美国少多了。但是,“一亿精神病”的说法即便真有“会哭的孩子有奶吃”的重大嫌疑,也不能否认,随着现代化的进程,随着商品经济社会水银泻地般地钻透每个角落,人们的压力的确越来越大,患有精神病患的人数的确越来越多。
    现代商品经济社会最大的特点,是把人变成经济动物。它的制度按金钱至上的原则而设计,它的舆论把金钱第一的观念灌输到每个人的头脑深处。应该说,金钱的确有非常强大的吸引力,也很容易让人接受“没钱万万不能”的伪真理。在这样制度和舆论下,人们把追逐金钱当成天经地义的首要任务,全社会所有的人,都向追逐金钱的独木桥蜂拥而去。想做其他事?要么祖上有钱,要么先赚了大钱再说。于是,对于这个社会上的绝大多数人来说,人活于世的评价标准变得极为单一:有钱,没钱;钱多,钱少。如果说人类历史上的等级制度社会是用法律迫使一部分人成为奴隶,那么,现代商品经济社会就是由控制金钱的人,让每个人自由地成为金钱的奴隶。资本主义社会几乎消灭了绝大多数的人生发展方向,只留给人们“赚钱”这一条路,这个社会有限保留的一些“自由”方向,都是在有钱之后,钱是门槛,钱是通行证。
    对于当今中国社会来说,这个问题还有特殊性。当中国刚刚开放的时候,祖上有钱的中国人并不多,到今天,人们也只数到“富二代”。因此,在追逐金钱的道路上,中国人比哪里都拥挤,起跑线上饥饿的人群太多。更为特殊的是,中国人比世界上其他地方的人们都更加相信“人人平等”的原则,这本来是一件好事,但是,在金钱至上原则的引导下,“人人平等”成为追逐金钱道路上的万人马拉松。我们可以拿印度做一个简单比较。印度人口目前不如中国多,印度至今还残留着严重的等级制度。在等级制度下,低等级的人,不会去和高等级的人竞争,他们安分于低下的地位,不去奢望那些命中注定不该属于自己的东西。因此,印度社会的竞争大多只在高等级人群中展开。由于排除了大量低等级的人参与竞争,印度社会追逐金钱的疯狂,似乎不如中国这么严重。做这种比较并非说等级制度有什么好处,中国很早就废除了世袭等级制度,毫无疑问是文明的体现。但是,“人人平等”更应该表现为人人都自由地拥有各自的发展方向,而不是人人只有追逐金钱这唯一的选择。然而,在我们错误地把西方生活方式和观念当成先进、文明的追求目标后,我们的社会已经落入“没钱就该死”的陷阱。
    金钱成为一切的标准。如果一个人做事不为金钱,在这样的社会简直就是疯子。但我不知道可疑的“一亿”精神病患者中,这样的疯子有多少,更多的应该是为金钱而疯狂的人,或者是被金钱逼疯的人。像当今“红人”兽兽、凤姐、芙蓉、伪娘等等,在以前的社会都有精神病患的嫌疑。但是,在如今这个金钱社会,当人们得知芙蓉已经拿到投资拍电影,凤姐要求每次5000元的“通告费”,伪娘开出数万元的出场费等等消息时,我们突然明白了——她们都是金钱社会的正常人。但是,医学部门精神病患的评价标准还未来得及改成以金钱为标准,或者,大批候补凤姐、候补芙蓉、候补伪娘未必都能如愿以偿,因此便荣列“一亿”中的一员。
    我不得不说几句得罪人的话:年轻往往是幼稚的,但是,年轻正是金钱社会需要的沃土。金钱社会最大的希望就是人人都是没有脑子、没有判断力的傻瓜,只会跟着被金钱操纵的媒体、被金钱控制的舆论而疯狂地消费,大把花钱,今朝有酒今朝醉,追赶每一个时髦,为自己的每一个落伍而痛苦,在赚不到想象中的大把金钱时,成为疑似精神病患者。但是,他们走向精神病的命运还没有到头。人毕竟是要老的,于是,老一点的人便开始更加疯狂,拼命抓住青春的尾巴,用各种装饰、各种药、各种手术把自己假扮成年轻,60岁的人竭尽全力地装成少女,她不疯吗?一亿的统计数据中,估计也有她的贡献,或者大批以她为榜样的候补者。与年轻相关的另一个是瘦,再加苗条和曲线。于是,为了瘦也能疯狂,胖一点也能疯狂。甚至很多人为此而把自己饿死在富裕中,像卡朋特、戴安娜那样得了厌食症。她们疯了,看到这种消息的穷人也疯了,他们都为“一亿”精神病患添了砖,加了瓦。全球一体化的媒体,以最快捷、最方便的方式,把每一个普通人都放在与世界顶级标准相比较的天平上。本来小镇上学校里的班花、校花,足以骄傲得像一只凤凰,但是,在巴黎、罗马等等的世界标准面前,班花、校花终于感觉到自己是一只土鸡而痛苦,而疯狂。
    所有的一切都需要钱,赚钱也不得不疯狂。流水线不停地在前进,赚钱的人的某一个部位像机器一样不能停;办公室是开放式、敞开式,老板或监工一眼就能看到全部,即便你再厌恶,也要装出卖力工作的样子;推销员为了诱人卖出一点东西,装着笑脸同每一个陌生人搭讪,却频频遭遇冷眼,除非练就一身传销学校传授的厚脸皮功夫,不疯才怪;这个社会鼓励大家在赚钱面前要自信,但绝大多数自信都变成自大,同时没有了自尊;当自己不能“成功”的时候,扮演别人的成功、羡慕别人的成功变成自我安慰,变成疯狂的粉丝,以为心中偶像的成功真的就是自己的成功。这种蔑视自己、羡慕他人的生活,让粉丝变成演员,应验了一句老话:“演员都是疯子”,连偶像也是演员,一起疯狂。每个人像动物找食一样,每天睁开眼爬起床,所有的事情就是找钱。金钱就是“现代人”这种动物的食物,还永远处于匮乏之中。在金钱的饥饿中,金钱社会的奴隶们抛弃了一切,为了金钱、为了活命而疯狂。如此说来,“一亿”精神病患者,可能还少算了。
    我们的确不需要等级制度让一部分人注定永远做穷人。大多数中国人也不会像等级制度的下等人一样不思进取,这是中国的活力所在。但是,“人人平等”的正常的社会应该在公平地满足人们基本生活的情况下,允许人们每天做一点不为赚钱的“人”的事情。我们的快乐应该像自然界一样需要多样性,不能把金钱变成快乐的唯一内容。而这个心愿是金钱社会不需要的。因为,如果人们可以忘记金钱,金钱社会将失去它的奴隶。金钱社会把大量的金钱直接送到金钱奴隶的美梦中,金钱奴隶的黑夜梦、白日梦中,总是有多得数不清的金钱,如雪花飘落。醒来的时候,美梦还是热乎乎的,所以雪花都花了。金钱社会以自由的名义,把金钱当成赛狗场的诱饵,每一条狗、每一个人都为之疯狂。甚至忽略了一个事实——那个引诱赛狗狂奔的电动兔子,是个假的,不能吃。为金钱而疯狂,是金钱社会最乐意看到的结果。“一亿”精神病患者,不多。

 

 

相关文章:

一亿精神病:为了金钱而疯狂

当不快乐成为一种病

为何远离生意圈

被一个欲望绑架

为什么收入增加幸福感缺乏

人类的错误榜样

清心寡欲小国民

嗡嗡作响的日子

谁让你成为了奴隶?

追逐名利的无奈生活

我们的心在哪里?

算命为何令人着迷?

见义勇为还是见利勇为

谁买了牙防组的初夜?

  评论这张
 
阅读(3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