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世界

 
 
 

日志

 
 

谁该为社会转型埋单?  

2010-04-11 00:10:00|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福建南平,一名成年男子因为自己的个人问题,到一所小学门前,把没有反抗能力的孩子当作发泄对象,1分钟之内,8名孩子失去了生命,还有几个孩子受伤。这名男子事后说,他学过医,知道怎么下手准。在过程中,他怕孩子跑了,也怕别人前来制止,尽量以最快的速度下手。如此冷酷的描述,如同在描述打猎。而他这么做的原因,只因为他是当今社会的一个“失败者”。事发之后,南平市的一所小学,老师给孩子们布置作业,让孩子们写一封信。收信人可以是那个杀人犯,也可以是受难者的家长,也可以是受伤的小朋友。
   一个张姓小朋友这样写给杀人犯:“我看着那些无辜的小伙伴受到伤害,我就想把你碎尸万段,还想把你放进搅拌机里把你搅拌了。可是,我不能那样做,因为,如果我那样做了,我不就和你一样了吗?”一个杨姓小朋友这样写给杀人犯:“要是你小时候被人连捅三刀,你的父母会怎样呢?……在那短短的55秒内,你杀了多少洁白善良的心,你要真忍不住仇恨,你就去杀那些贪官,你怎能杀掉这么多可爱的孩子?”看到孩子们这样的文字,作为成年人,难以描述自己的感受。
   不用去查历史档案,随便捡起一些记忆,就会发现,近年来,中国社会孩子受难的事情太多了。诸如大头娃娃、毒奶粉、问题疫苗、铅中毒、绑架撕票案、教师猥亵案,等等。有媒体在报道这些事情时,用了这样的标题——“孩子不应为社会转型埋单”。这一标题说得让人很心酸,彷佛要再次喊出“救救孩子”的声音。但是,我想引申一下:“孩子不应为社会转型埋单”,其他人就可以吗?我相信用这个标题的媒体人也是出于一片真诚和痛心,但是,这个句式彷佛是一个暗示:总有人要为社会转型付出代价,只是不该是孩子。如果这是一个必然的结论,那么我要说,当今中国社会的这个转型,本身就很有问题。
   如果那些毒牛奶,孩子不喝,其他人喝,我们就能接受吗?那些问题疫苗如果不是注射到孩子体内,我们就能心安理得吗?如果那些被绑架、被撕票的不是孩子,我们就可以若无其事吗?再说,在一系列孩子受难的事件中,那些肇事者,他们难道不是埋单者?社会转型让他们埋单就可以吗?他们为什么要造毒牛奶?他们为何要在小学门口向素不相识的孩子下毒手?还有那些教师,为何要猥亵那些孩子?我们的学者说,中国社会已经刮起了道德沙尘暴,这个现象描述得很对,但是,为什么会有道德沙尘暴?它的原因是什么?那就再看看中国社会某些主流专家学者,今天说自私是天性,明天鄙视地质问:道德值多少钱;然后还要说“不问动机,只问结果”;昨天说性是自由,别人管不着,今天又说淫乱不是罪;连集体淫乱这样的事情,法律要求制裁,专家都要辩护说,制裁也不会让社会风气变好;有这样的专家学者充斥社会,社会风气能好?才怪!……我不得不说,道德沙尘暴越来越猛,与当今社会某些专家学者的“高论”有直接的关系。中国的这个社会转型,在很多专家看似真理的奇谈怪论下,已经走得太偏了。
   如果某些专家对社会不负责任的言论依然成为社会的主流,如果读了几本洋书,上了几年洋学堂,就可以拿着半生不熟的洋学问来强奸中国,中国社会转型的悲剧还会越来越多。今天的孩子即便没有直接受害于各种成人制造的灾难,未来也可能成为像今天那些肇事者一样的施害者,让未来的孩子受难。因为,他们与今天的那些肇事者在同样的专家言论、舆论环境中长大。这种大肆鼓吹不顾道德、金钱至上的氛围,今天可以出现毒牛奶,明天一定会出现毒大米。为了避免未来更多的灾难,我们真的应该重新发出“救救孩子”的呐喊。这一呐喊要救的,不仅仅是今天孩子们的生命和健康,还有今天的孩子们未来的灵魂和思想。
   所谓社会转型,也就是人们常说的改革。我不想人们对本文的观点产生误会,以为是主张不要改革、不要转型。我只是想指出,要不要改、要不要转型,不是问题。问题是如何改、如何转型。的确,照搬别人已有的方式最方便,可以不动脑筋。中国现实如果有与别人的模式不相配的,一句话:牺牲掉算了,总要付出代价的,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这是新生命分娩前的阵痛,等等。那么,谁是应该被牺牲掉的?除了孩子,谁命定应该成为社会转型的代价?这种理论真的很残酷。的确,结合中国的现实,探索适合中国的方式,并不能提供现成的方案,不像照抄那么方便。但这绝不是不动脑筋、照搬别人模式的理由。看到某些专家至今依然向中国无障碍地搬运外国理论,我只能说,这个社会转型的悲剧是被注定了,不在孩子们身上,也一定在其他人身上。如果要改变,如果要避免这些悲剧,就必须反思社会转型的指导思想。

 

 

相关文章:

谁该为社会转型埋单?

茅于轼的谬论

茅于轼能否不再教条?

茅于轼与18亿亩红线

我为茅于轼“狗尾续貂”

反对易中天的“不问动机,只问结果”

真问题有没有真答案?

易中天如何治理“道德沙尘暴”?

富兰克林与拜金主义

伪君子与真小人

  评论这张
 
阅读(41941)| 评论(10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