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世界

 
 
 

日志

 
 

谣言摸了老虎尾巴  

2010-12-31 13:28:00|  分类: 时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虎年即将过去的时候,谣言汹汹而来,狠狠地踩住了老虎尾巴。12月25日傍晚19点39分,第一则谣言在微博上出现:“浙江省乐清市蒲岐镇寨桥村的前任村长今天被车碾死,是政府谋杀的,……”谣言一开始就言之凿凿地确认,“是政府谋杀”。26日凌晨0点3分,又一则谣言在微博出现:“村长钱云会于2010年12有25日上午9:25在本村口公路边被4个人抬起扔在工程车前轮胎下轧死”,并配发了骇人的现场照片。媒体报道,这则谣言的发布者自称是山西太原“暴力拆迁”受害者的家属。这条微博被转发3000多次。26日晚上至27日早晨,关于这条消息的各种微博纷纷出现,有些转发超过万次。短短的时间里,谣言已经被传播了几百万、甚至上千万次。
    如果把上面两则谣言称为“母谣言”,其后产生的“儿谣言”、“孙谣言”、“重孙谣言”更是不计其数,例如:地上没有一点刹车痕迹,监控被人为破坏,警察抢尸体,司机坐警车离开现场,四个抬人者的衣服上有“特警”字样,死者出门前镇长给他打电话,死者家属被抓,短时间里来了1000名警察,有两位目击者,目击者在被警察抓走后,遭到警察殴打,等等。在乐清警方与温州市警方开过两次新闻发布会后,谣言依然在繁殖、传播。警察遇到了一个面目不清的对手。
    29日晚上,温州警方召开新闻发布会的现场,允许记者提问。自称“南方报业”的年轻女记者,法律素质很差,毫无专业常识,她用谣言来质问警方:“警察为什么抢尸体?”警方发言人在现场没有对“抢”字提出纠正,但是,在《南方周末》31日发表的文章里,刊登了警方发言人在接受“南方记者”独家约访时的话。警方发言人说:“如果是严谨的媒体,不要轻易用‘抢’这个字”。警方解释了由警方保存尸体的法律依据。在这个问题上,与“南方记者”类似的媒体工作人员的业务素质差,是导致谣言传播的众多原因之一。媒体是否要求真相?警方也同样要求真相,既然如此,尸体就是获得真相的重要证据之一。如果警方不保管尸体,留在家属那里,真相查不清,媒体是否又要鼓噪“为何不从尸体上找到查清真相的线索”?大名鼎鼎的南方报系,派出的记者专业素质、基础知识如此之差,令人惊讶。
    但是,南方报系的女记者在提问中的用语,似乎触及了这一事件的某些真相。南方报系的女记者称警方为“你们”,称媒体为“我们”。你们、我们的这种划分,是否意味着一种潜在的心理认识:你们要隐瞒真相,我们要寻找真相?但是,如果警方认为他们所要面对的只是媒体,那又错了。包括中央台记者在内,在很多时候使用的都是“网民的疑问”,警方也时常说要为“网民”解惑。我不知道“网民”是谁。媒体在质疑的时候,“我们”、“网民”随意互用,如鱼得水。即便在警方两次召开新闻发布会,有关当事人的采访都已经播出,警方明确认定“排除谋杀”之后,31日的《南方周末》依然说:“在网络舆论中,多数意见仍持‘谋杀’说”。网民、网络舆论已经成了警方摆脱不掉的梦魇:你不知道它是谁,它总是不相信事实,坚持第一个“母谣言”的说法,“是政府谋杀”。这个谣言似乎是破不掉的。
    如果用围棋来做比方,警方遭遇的是一个“打劫”,警方与一个面目不清的对手,开始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劫争”。警方所争的是信誉,是公信力。我们不得不看到,在这场劫争中,警方或官方自身可被利用的“劫材”很多,例如土地征用、官民关系、村长上访等等。这些劫材有些是政府自身的原因,多年来,政府在这一局棋中,从开局到中盘,有险招,有错招,有昏招,给自己留下了隐患。同时,政府自身的劫材也有那个“面目不清”的对手故意设下圈套。这些都成为这场“劫争”中可以被对手利用的“劫材”。那么,对手有没有劫材?对手的棋是否无懈可击?
    关于钱云会之死,“有人”说有第二位现场目击者,虽然谁都不清楚“有人”是谁,但是,“第二位现场目击者”的诞生,像是一个对方的劫材库。第二位“目击者”是一位妇女,她说她看到三个人(已经不是五个,也不是四个)把钱云会塞到车下。事后查明,她并没有在现场,只是听说的。但“有人”对她说:记者那么多,你去说说,说不定有钱。于是,她就谎称自己看到了事发现场,被“目击者”了。于是,我们看到,“有人”认为,记者可以不加鉴别地发布谎言,甚至还可能为此付钱,而且,记者真的发布了(只是不清楚有没有真的付钱)。于是,人们再一次迷惑:“有人”到底是谁?在警方所面对的对手那里,这个“有人”,这个“可能会付钱”,能不能成为对方的劫材库?事实上,当今某些媒体的确时常强奸民众的知情权。
    警方的公信力,的确遭遇严峻的挑战。温州市公安局新闻发布会之前,由于推迟了一点时间,有人便在微博上发布消息说:官家骗人!发布会结束,警方有关人员走了,有人在微博上发布说:他们溜了。警方发布了调查真相,媒体问:真相是否来得太晚了?但是,即便在美国警察那里,短短几天时间就将真相查清,也算是快的。于是,又有人说:这么快就查清了,能信吗?这与“南方”的评论如出一辙:“政府高度紧张而协调的处理手段则显示,这个案件恐怕不一般”。政府不作为要被骂;政府积极作为了,还是要被暗示——那是做贼心虚。一贯与“南方”作对的某网站也贴出文章,要求对温州警察都进行“测谎”。政府已经里外不是人了。在向政府要真相的时候,他们个个大声疾呼;等到真相出来的时候,他们又说:早就知道一定是交通肇事,这叫“被交通”。于是我发现,有人并不需要“事实的真相”,他们只需要“想象的真相”。整个事件对于某些人来说,没有真相,只有想象。想象就是真相,真相就是想象。凡不符合想象的,都不是真相。
    政府不可信,媒体不可信,“公民调查团”据说已经有了四个,有的已经到达乐清。“公民调查团”可信吗?一位长期在某媒体工作的公民说:“温州官方现在的态度很好,但未必有积极结果。我们响应前往,也未必有积极结果。”但他表示“铁定”要去。我只是不知道,这位以“笑蜀”为笔名的公民,他所要的“积极结果”究竟是什么?是否只有推翻警方结论,才是“积极的结果”?“未必有积极的结果”是否在暗示温州警方隐瞒真相的水平滴水不漏?然而,“公民调查”还没有开始他就有此结论,他所谓的“积极结果”,是否也同样只是他不可改变的想象?更大的问题在于:如果几路公民调查团最终调查的结果,的确找到了被官方警方隐瞒的真相,是否今后中国社会的所有事情,都要这样交给公民调查团?如果最终连公民调查团也不可信了,怎么办?
    警方及其政府必须深刻地反思:这种状况究竟为何会出现?与政府自身究竟有怎样的关系?造成这种“以想象代替真相”的状况,政府自身的原因究竟在哪里?“政府谋杀”这种谣言,为何具有如此巨大的生命力、传播力?被人造谣的确是一件很不舒服的事情,但是,无风不起浪,身正才能不怕影歪。政府的确应该首先从自身寻找原因。我所说的老虎尾巴,只是虎年结尾的意思,而不是说政府成为老虎,不是说谣言摸了政府这只老虎的尾巴。如果不加以认真的反思,不从根本上改善和提高政府的公信力,谣言很可能成为政府今后疲于应付的新的恐怖主义。

 

 

 

相关文章: 

谣言摸了老虎尾巴

中国需要国家文化战略

《中国没有榜样》

跟着洋人学坏变傻

从迈克-摩尔到中国医疗

政府为何花钱奖励减肥?

美食的最高境界

大众美食与平民社会

自由何必挂羊头

自由经济如何无视道德

自由贸易从来不自由

《公司的力量》,堆砌的庸见

中国人仇富吗?

宁与洋人,不与家奴

只反贪官,不管皇帝
壮志难酬孙中山

世界大庙会:文化能值多少钱?

世界庙会阿拉弄

文化崇拜与奢侈品消费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全世界资本家联合起来

梁启超为何善变?

美国人如何抵制外国公司

百姓需要良好的社会治安


 

  评论这张
 
阅读(29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