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世界

 
 
 

日志

 
 

美国“居委会”的一个小官  

2010-11-07 23:32:00|  分类: 政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黑帮老大的一天》是一本很有意思的书。作者素德-文卡斯特是印度裔美国人,从小在美国长大。素德在美国芝加哥大学读书的时候,研修社会学。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对贫穷问题产生了兴趣,便进入了当时芝加哥最大的一个贫穷黑人社区。开始很不顺利,后来遇到了社区里的一个黑帮老大,他谎称要给黑帮老大写传记,便获得了很多便利,开始了解这个黑人社区。素德-文卡斯特跟着黑帮老大了解这个社区前后约七年时间,后来素德在芝加哥大学毕业后去了纽约,才结束了这一社会学的“田野调查”。此后,素德通过在这七年里掌握的大量素材和数据,发表了很多学术论文,在美国成了教授。《黑帮老大的一天》这本书,是素德讲述这七年的大致经过。在他与黑帮老大熟悉之后,他曾经认为当一个黑帮老大很容易,就像一个企业经理。黑帮老大嘲笑他:你当一天试试!素德果然当了一天黑帮老大,结果发现自己无法胜任。因此,书名《黑帮老大的一天》不过是个噱头,实际上讲的是素德在这七年里的大致经过。
    作为社会学的调查,除了黑帮老大外,素德对于整个黑人社区也很关注。芝加哥的这个黑人社区名叫“罗伯特-泰勒之家”,这个名字来自美国的一个黑人领袖,它曾经是美国最大的“公共住宅计划区”,大致可以类比为北京的“回龙观社区”。这里有28栋16层的高楼,20世纪60年代初投入使用,距芝加哥市区几公里,其间有大片开阔地,相当于芝加哥政府的廉租房。在它建造的时候就有人指出,它是将贫穷黑人集中到这里,为城区的白人腾出更多的空间。“廉租房”是中国近来常说的概念,芝加哥的“罗伯特-泰勒之家”大致也差不多,它是给低收入者提供的租用房。因此,当素德刚到这个社区时,他发现,对于这个社区里90%的成年人来说,政府福利是他们唯一的收入。换句话说,只有低收入者,经申报,经审批,才可以在这里租用政府提供的廉价住房。
    芝加哥的这个“公共住宅”社区由芝加哥政府管理,每个大楼有一个简单的管理部门,负责人叫做“大楼主席”,由楼内的住户民主选举产生。“大楼主席”每个月有几百元的工资。素德在《黑帮老大的一天》这本书中,对其中一栋大楼的“大楼主席”做了较为详细的描述。类比中国的城市管理,素德所描述的“大楼主席”可以看做是中国的“居委会主任”。不过,一般来说,中国的一个居委会管理的范围,比一栋16层大楼要大得多。因此,严格来说,芝加哥这个社区的“大楼主席”是比中国居委会主任还要小的、民主选举的“官员”。从每月几百元的工资也可以看出,“大楼主席”的确只能算是比芝麻绿豆还要小的“官”,靠每月几百元,“大楼主席”怎么能够维持生活?因此,“大楼主席”的所谓工资,实际上叫做“兼职工资”,也就是说,管理一栋大楼的事务,只是“大楼主席”的一部分工作。那么,其他工作是什么?
    素德在书中描述的这位“大楼主席”是一个50多岁的黑人妇女,名叫贝利。请注意,贝利女士是民主选举出来的,而且,四年选一次。但是,素德说,一旦选举产生,基本上都能长期连任,好象没有连任限制,一届一届把这个“大楼主席”当下去,贝利女士就是这样一位。“大楼主席”的兼职工资并不高,没有多少诱惑力,贝利女士为何会乐此不疲?我把素德书中这一方面的内容按照我的理解梳理一下。按照规定,芝加哥政府提供的“廉租房”只能给低收入者,这一点应该是很清楚的。因此,想要住在这里的人要向政府提供收入证明。当然,真正有钱的人也不会住在这种条件很差的地方,只有一种人例外,那就是素德所“跟”的那个黑帮老大及其手下,这种地方是黑帮赚钱的根据地。黑帮老大先不说,先说住在这里的居民。
    素德在书里说,他刚来到这里的时候,发现这里90%的成年人只有“政府福利”这一项收入。但是,时间一长他便发现并不如此。很多人都有自己的生财之道,比方说修车、洗车、做保姆、临时打工、做二房东等等,还有卖淫、卖毒品等。所有住在这里的人,不管是合法还是非法收入,都不会向政府申报,只会逃税,黑帮老大是典型。对于其中很多人来说,一旦公开收入状况,有可能会失去“廉租房”的资格。然而,住户的这些情况其实都掌握在“大楼主席”的手中,贝利女士之类的人,对于本栋大楼内所有人、所有家庭的收入状况,基本都比较了解,因此,“大楼主席”便有了一种权利:如果她向政府提供某些人、某些家庭真实的收入状况,这些人很可能不能再住在这里。于是,“大楼主席”便有了一个生财之道:从大楼里所有人的收入中提成,以换取向政府隐瞒他们的真实收入。当然,并不是所有的收入她都能提成,她与黑帮老大有所分工。
    大楼里未必所有公寓都有人居住。对于政府来说,空着的公寓,贴一个标志即可,登记在册,以后有人要租,一查就很清楚。但是,这些空置的公寓是黑帮的财源。黑帮可以把空房间租给妓女等,还可以把某些空房间专门作为吸毒的场所。为了避免“大楼主席”作为政府代理人来干涉,只要给她钱即可。因此,大楼内卖淫、吸毒等活动不是“大楼主席”可以直接提成的,那是黑帮的财源。黑帮在社区里存在,也受到居民的欢迎,比方说,黑帮会与某些居民达成协议,如果警察前来,居民帮助他们藏枪、藏毒品,也可以有一份收入;如果妓女遇到嫖客不给钱或者虐待妓女,黑帮也会主持正义。“大楼主席”挣什么钱呢?除了黑帮不管的其他收入提成外,还有一项重要财源。“罗伯特-泰勒之家”的房屋质量并不很好,就算好,几十年下来,维修问题也多了。素德最初来到这里是西历1989年,距这批住宅建成已有近30年,因此,门窗、暖气、电力、上下水等,经常需要维修。作为政府的“廉租房”,维修应由芝加哥政府负责。但是,“大楼主席”几乎与所有维修机构、人员都串通好了。如果居民直接向政府报修,基本上都是拖拖拉拉。如果给了“大楼主席”钱,由她去报修,很快就会来。当然,维修的人也会分到钱。
    素德到这个社区主要是“跟”着一位黑帮老大,从上面的简单描述我们已经可以看到,民主选举的“大楼主席”这个小官,与黑帮的联系非常密切。事实上,黑帮也不得不给她钱,否则,她有权利不让黑帮在她这里卖毒品、卖淫,只要报个警。她不做这些政府官员应做的事情,条件就是黑帮给她钱。至于“民主选举”当选“大楼主席”,她也需要做一点公益事业,比方说给孩子们买文具、提供文体活动,为大楼全体住户办一些免费提供食物的联谊会等,这些活动的钱,有相当一部分也来自黑帮。我以前说过,在美国这样的社会,黑帮是做慈善意愿最强烈的,素德的书不过是给我的这个结论又提供了一个例证。“大楼主席”与黑帮的合作,或者说黑帮提供的慈善还不止这些。我们在电影里经常看到,一旦有人病了、伤了,美国人的第一反应是打电话“叫救护车”。但是,在这个社区的所有人都知道,救护车永远不会来,因为,这是一个混乱的黑人居住区。因此,一旦遇到这种事,往往都是“大楼主席”给黑帮打电话,由黑帮派车将人送到医院。素德对于这种状况当然很惊讶,虽然我没有接触过黑帮,但我知道,这很正常。
    甚至,芝加哥警方也因为这个社区不安全,很少来巡逻,即便报警也很少出警。“大楼主席”在警察局里有一个关系户,这是一个原先住在这个社区的人,后来当了警察,搬离了这个社区。幸好这个警察对曾经居住的地方还有点感情,当“大楼主席”当社区确实需要警察的时候,全芝加哥警察中大概只有他一人会来。素德在这个社区的七年时间里,还多次遇到这样的事情:黑帮被人打劫了!谁敢打劫黑帮?黑帮难道不会报仇?后来,素德从被打劫的黑帮成员那里知道,蒙着头套打劫黑帮的,正是警察!黑帮成员说:只要警察没钱了,他们就会来打劫黑帮。所以,素德“跟着”的那个黑帮老大,身上从来不多带现金,黑帮成员明晃晃的金项链,往往也是假的,就是为了防止警察经常性的“打劫”。有一次,素德的车被撬了,他叫来了那位唯一会来社区办点正事的警察。这位警察说,因为他的一位同事在一次打劫的时候被素德看到,生怕素德留下了证据,所以撬了素德的车,想要找到素德可能留下的证据。这位“好警察”后来对素德说:是有一些警察不干净,他承认,他自己也不干净。比方说,这么一个混乱的社区,为何别人都不来办正事,只有他会来?除了童年留下的感情外,“大楼主席”会给他钱,也是一个原因。
    所以我们就会知道,为什么“大楼主席”一旦被民主选举选上,她就会永远连任:黑帮、警察都帮着她,除了她,还有谁能搞定那些事?素德大约在西历1996年去了纽约,与芝加哥这个社区的联系少了。当然,社区的黑帮老大还主动向他介绍纽约的黑帮老大,“都是自己人”。素德可能不想在黑帮里陷得太深,便没有与纽约黑帮走得太近。至于芝加哥的“罗伯特-泰勒之家”,在素德离开后,也面临了一个巨大的命运变迁。克林顿时期,美国政府把这个社区拆了,原先居住的人都分散到其他社区。拆迁过程又是一大堆腐败,这里就不多说了。拆迁之后,这里建起了联排别墅,成为一个高档小区。到如今,在金融风暴中,不知道这个高档小区的命运会如何。

 

 

相关文章:

美国“居委会”的一个小官

百姓需要良好的社会治安

黑社会与慈善

国际秩序与黑社会

卖淫团伙为何容易涉黑?

重庆打黑打疼了谁?

律师替谁说话?

打黑反贪的“异地机制”

律师如何催生腐败
律师如何成为黑恶势力的帮凶?

石油的诅咒:民主与独裁
民主政治裙带化

易中天喜欢美国谨防太过

美国政府—黑社会—恐怖主义

慈善与公平竞争

中国慈善的一个缩影
天堂没有慈善(之一)
天堂没有慈善(之二)

看不懂的“巴比慈善”

赛马、赌马与慈善
美国富豪学雷锋,中国富豪怎么办

富人该不该有安全感?

“富二代”垮掉,是好还是坏?

富兰克林与拜金主义

股神为什么这样神?

中国股市与世界首富

跟着洋人学坏变傻

枪炮硬武器与道德软武器

落后就要挨骂?

桃色事件与美国政治的秘密

美国民主潜规则

犯罪团伙与民主、法制

不要为犯罪随便找借口

宽恕不能没有限度
毒品该不该合法化?

千万不要忘记贩毒历史

西方文明自食其果的危害

从罂粟花到海洛因

美国警察可以吸毒吗?

全盘西化很可笑

现代奴隶制有多远?

向美国学习

怀念与告别——007和披头士

帝国夕阳:痛不欲生的英雄

一个世界帝国的老去

战国时代的基本特征

世界倒退至中国的“战国时代”

世界是平的还是不平的?

瘸腿的全球化

个人、国家与世界公民

文化种族主义的无形毒素


  评论这张
 
阅读(2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