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世界

 
 
 

日志

 
 

曹操墓真伪如何确定?  

2010-01-07 10:38:00|  分类: 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年底,曹操墓“被发现”的消息成为巨大热点,并持续到今年的寒流中,依然热得烫手。看了很多专家学者的评论,我依然不知道曹操墓被发现的重大意义究竟在哪里。但是,这一热情似乎始终不见衰退,让我难以判断,究竟是民众的热情还是专家的热情还是媒体的热情。虽然河南安阳方面已经在北京召开了发布会,借助“权威”之口宣布,安阳的曹操墓就是真的,然而,质疑还是越来越多,质疑之一是,论证过程过于草率。估计这种状态还会延续,安阳曹操墓的真伪,还会继续争论下去。我不是这方面的专家,也不想参与真伪的争论,我只想借助曹操墓真伪的话题,做一个智力游戏:如果我们用民主的方式,比方说用投票的方式来决定曹操墓的真伪,如何?
   很多人对民主有一种崇拜,认为民主是最好或者是最不坏的方式。纯粹在理论上争来争去,常常无济于事。如果军事演习可以视为实战型的战争能力检验,那么,我们把民主投票制度放到一件具体的事情上,也可以看成是对民主实效性的检验。假设全国一人一票决定安阳曹操墓的真伪,可以想见的第一个结果是,全国人民一投票,认为安阳曹操墓是真的占了大多数,于是,它就是真的了。用一个政治术语来说,安阳就具有了“合法性”了,哪怕不同意的少数占40%,哪怕它是假的,其“合法性”也无法动摇了。当然,这个结果也可能倒过来,全国人民一投票,认为安阳曹操墓是假的占了大多数,于是,它即便是真的,也没有“合法性”了。有人可能会说,要让投票的群众在投票之前充分了解曹操墓的各种资讯,也就是给大家不折不扣的“知情权”。但是,我估计,即便关于曹操墓的资讯完整地公开,去认真了解的人,不会超过全体民众的万分之一。因此,用投票方式决定曹操墓的真伪,具有极大的随意性,社会成本也太大。
   我们还可以假设另一个情况,不是由全国来投票,而是由地方来投票,所谓地方议会,局部的事情由局部自己解决,比方说由安阳自己投票决定。我估计投票的结果不用猜,基本上就可以定了,安阳曹操墓肯定是真的。即便安阳少数人不这么认为,只要说曹操墓能给当地带来多少经济效益,这个民主的结果事先就可以预料,它必定会出现。这也就是我以前说过的,民主制度最容易形成共识的就是赚钱,与曹操墓的真伪未必有关。于是,安阳的曹操墓就被安阳自己赋予了不可动摇的“合法性”。然而,如果安徽亳州(曹操老家)、河北邺城(史书记载)、河南许昌(曹操长期居此)等地也搞一个这样的民主投票呢?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他们很可能否定安阳曹操墓的真实性。当然,站在区域的角度,不在你管辖范围的事情,你便没有权利,就好比中国的老百姓没有权利投票决定美国应该采取怎样的福利政策,那么,亳州、邺城、许昌等地也许可以“发现”另一个曹操墓,用自己的投票,决定自己境内的曹操墓是真的,是合法的。于是,我们看到在经济原则的驱动下,被分割的民主很容易成为冲突的源头。假设安阳民主认定安阳曹操墓是真,亳州民主认定亳州曹操墓是唯一合法,双方如果火气小一点,只是打打嘴仗;火气大一点,真的动刀动枪也可能。而且,每一方都在民主的旗号下,绝对天经地义,不容置疑。
   因此,用民主的方式决定曹操墓的真伪,肯定不行。那么,用代议制的方式呢?其实,专家学者权威的言论就类似于代议制,不同的是,现在对曹操墓发表意见的专家学者都是自然的。真正的代议制需要由老百姓选举专家学者。这也有点麻烦,在这次安阳曹操墓的争议中,安阳方面已经说了,某些提出反对意见的专家,不是考古方面的专家,因而意见不可信。这就好比是代议制选举专家的“选战”。如果安阳很有钱,能够让各路专家冲着钱的面子,拿个大红包,首肯了安阳曹操墓是真的,代议制民主也就完成了。这里面缺了什么?缺了原则,缺了摆脱利益集团的客观公正,而这个所缺的东西,恰恰是决定曹操墓真伪唯一可以信赖的基础,民主常常挑战这个基础。
   连曹操墓真伪这样的事情,民主都不能解决,何况更加重大的国家、国际大事?也许我该纠正一下自己,靠老百姓直接民主来决定曹操墓的真伪,不行;靠被利益驱动的专家“代议制”民主来确定,也不行。我们需要事实,并有值得信赖的专家权威来判定它的真伪。“值得信赖”是什么意思?它是对专业知识和道德操守的要求,也许道德操守更重要。这也就是我一再强调的,民主必须以道德操守为前提,一群无德的小人,知识水平再高,他们得出的结论依然值得怀疑。当然,我们还可以说,有一系列的制度来监督这些人。但事实上大家也明白,监督也很难由老百姓来完成,小范围也许还行,大范围很困难。如果心术不正,要想避开监督,有很多种办法。
   人们对于民主的热情,往往都有个人的误区:人们大致都只沉浸于自己所熟悉的领域,认为自己发表的意见都是真知灼见。在他们所熟悉的领域,我们不去怀疑,但是,超出人们各自知识领域的事情太多了,几乎可以说,国家大事、国际事务的大多数领域都超出了大多数人的知识范围,就好比曹操墓的真伪,美联储的利息,大多数人都不具备必要的知识,使得直接民主基本上没有意义。代议制的间接民主其实也有这个问题。俗话说,知人知面不知心,较为熟悉的亲戚、朋友、熟人之间,你都未必能了解他真正的内心,凭着一个选战的宣传攻势,一些被包装的外在形象,如何就能了解候选人的全部呢?换句话说,在代议制中,在对于候选人的了解方面,选民依然处于缺乏资讯、缺乏必要知识的状况。这就是美国民主的实质:它对于一人一票并不很重视,而是从制度上化解一人一票的作用。一人一票的意义只在于让选民自我感觉良好,真正的决策,还是少数精英。就像安阳在北京召开的新闻发布会,毫不犹豫地说,是由权威考古专家和历史学家确认的。而同意的、反对的,也都是专家和学者,老百姓只是看个热闹、最终接受而已。如果安阳宣布说,我们是由全体百姓投票决定的,那恐怕是一个笑话。

 

附注:

摩罗先生的新书《中国站起来》已经出版,1月9日(周六)下午1:30分,在北京中关村图书大厦5楼会议室举行《中国站起来》首发式及讨论会。

出席首发式的有摩罗先生本人,以及钱理群(北大教授、《周作人传》、《拒绝遗忘》作者)、刘震云(《一地鸡毛》、《手机》作者),老愚(《精品阅读》主编),以及我本人。欢迎有兴趣的朋友前往,共同参与讨论。中关村图书大厦在北四环西路,北京大学斜对面。 

 

 

相关文章:

曹操墓真伪如何确定?

村务民主走向何方?

“朝三暮四”与民主制度

望子成龙与培养天才

民主是个寻常物

美国民主潜规则

犯罪团伙与民主、法制

民主与金钱

崇拜断头台的年代

法国大革命结束了吗?

英美法三种革命的民主

民主与暴力有多近?

“普世价值”中的民主

民主是道德吗?

工业社会与自由民主

英美法三种革命的民主

需要认识民主制度的缺陷

民主也是双刃剑

民主不是灵丹妙药

伪君子与真小人

范跑跑的道德水准

 

  评论这张
 
阅读(2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