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世界

 
 
 

日志

 
 

替鲍鹏山先生抄点书  

2009-09-15 00:05: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几天写了两篇文章,内容关于鲍鹏山先生在“百家讲坛”上《新说水浒》的节目。文章贴出后,鲍鹏山先生回应了一篇长文。文章很长,其中有些内容与“新说《水浒》”无关,涉及我不久前参与和撰写的两本书,鲍鹏山先生谓之《中国怎么怎么》,说我绑架中国。我没那个本事。中国这么容易被我这一介书生绑架?鲍鹏山先生太抬举我了。此类无聊的话题不说也罢。有网友希望我回应一下,朋友也劝我。想了一下,还是简单回应一下比较好。
   鲍鹏山先生文章的标题是《最新文章:刘仰先生,谁的“思维混乱”?》文章开始讲了一些这篇文章的缘由,当个开场白,这很自然。然后说他要用古代的点评法,然后引用了我的一段文字,然后进入正题。鲍鹏山先生切入正题的第一段话如下:


   首先,订正一下刘仰先生:程朱理学在南宋并没有成为正统,朱熹本人甚至被皇帝逼着承认自己是“伪学”。——这本来无关紧要,但是,刘仰先生一定要显示博学,那就提示他一下。


   我也学鲍鹏山先生的“古代点评法”,对这段话做一个点评,为此,我不得不替鲍鹏山先生掉一下书袋。不好意思,显得我是个勤奋的好学生,为鲍老师提供一点旁证。鲍鹏山先生要给我“订正”,说程朱理学在南宋并没有成为正统。我觉得,鲍鹏山先生不该为我“订正”,而应该为我下面所列的专家、学者们“订正”。这些专家学者关于这个问题的阐述如下:
   1、 现任杭州市社会科学院南宋史研究中心主任的何忠礼先生有一部大作《宋代政治史》(浙江大学出版社,2007年6月第1版),在该书第十五章“理宗朝的政治和对外关系”的第三节“理宗朝后期的腐朽统治”的“一、理学正统地位的确立”段中,有这样的文字:“两天后,理宗亲临太学进谒孔子,将早先撰写的《道统十三赞》‘就赐国子监,宣示诸生’。从而正式肯定从二程到朱熹是孔孟以来道统的真正继承人,使程朱理学成为封建正统思想和钦定的官方哲学。”(该书第512页,倒数第七行。)
   2、 何忠礼先生还有一部著作《科举与宋代社会》(商务印书馆2006年12月第1版),该书收入何先生的一篇文章“论科举制度与宋学的勃兴”,其中写道:“至理宗朝时,经过最高统治者的提倡、表彰,道学已在宋学中处于‘独尊’地位,朱熹所撰之《四书集注》,逐渐成了科举考试的标准答案,……”(该书第114页第1行。)道学又称理学,我想鲍先生应该知道。
   3、 我国已故著名学者侯外庐先生与邱汉生、张岂之先生共同主编了上下两卷的《宋明理学史》,全书130多万字(人民出版社1997年10月第二版)。在该书“上卷”“绪论”的第三节“宋明理学发展的诸阶段及其特点”的第一段“宋元时期”中,有如下一段话:“第二阶段:南宋,是理学的进一步发展以及朱学统治地位逐步确立阶段。”(该书上卷第15页倒数第5行。)
   4、 章权才先生所著《宋明经学史》(广东人民出版社1999年9月第1版)在该书“绪论”第二段中这样写到:“第二阶段是两宋时期,中心是程朱学派主流地位的确立,……”(该书第3页,倒数第1行。)
   5、 已故著名宋史专家漆侠先生曾担任河北大学历史系教授,中国宋史学会会长。漆侠先生在他未完成的遗著《宋学的发展和演变》(河北人民出版社,2002年10月第1版)的第十七章“二程理学突然兴发”的“引言”中写道:“或许要问,为什么在南宋初的四十年间,程氏理学从北宋一个不大显眼的学术上的小宗派,一跃而成为思想领域中的暴发户、霸主了呢?”(该书第513页,倒数第1行。)漆侠先生因对程朱理学持批判态度,故而用词比较火爆。但即便如此,漆侠先生也没有否认理学在南宋成为“霸主”。
   6、 浙江大学教授,博导沈松勤先生有一部非常优秀的著作《南宋文人与党争》(人民出版社2005年4月第1版),在该书第六章“学术之争”的引言部分,沈松勤教授写道:“在冲突中,道学被斥为祸国之‘清议’而郁处下风,至‘庆元党禁’又成了‘伪学’而被禁锢,‘嘉定更化’后,才逐渐确立了正统的地位。”(第200页第7行。)道学和理学只是不同的名字,所指对象是一样的。所以,应该肯定鲍鹏山先生,他指出理学曾经被指为“伪学”是对的,但只对了一部分。
   7、 著名学者,曾任哈佛大学、耶鲁大学教授的余英时先生,有一部作品集《宋明理学与政治文化》(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6年5月第1版),书中收录了余英时先生为美国汉学家田浩(HoytClevelandTillman)所著《朱熹的思维世界》一书所写的“序”,余英时先生这样写到:“第四阶段始于朱熹身后,下至南宋之亡。道学虽在这个阶段被朝廷尊为正统,但已失去第二、第三期的多姿多彩和蓬勃活力。”(该书第91页,第4行。)
   8、 河南大学教育系苗春德教授主编了一本书,《宋代教育》(河南大学出版社1999年2月第2次印刷),是河南省“七五”社会科学规划重点项目成果,在该书第五章“学术篇”第三节“理学”中,有这样一段文字:“理学是一个庞大的哲学体系……,它肇起于北宋,盛行于南宋,发展于元、明,终结于清代,……”(第220页第9行。)
   9、 清华大学葛兆光教授的三卷本巨著《中国思想史》(复旦大学出版社2007年7月第1版第7次印刷),在学术界有较大的影响,该书第二卷第二编第二节“理学的延续:朱陆之辨及其周边”引言部分的一个注释写到:“庆元党禁虽然在宋宁宗时代被解除,宁宗嘉定二年(1209)也曾赐朱熹谥号为‘文’,但是,要到理宗开始任用理学家,并且极力推重朱熹的《四书集注》,并在宝庆三年(1227)追赠朱熹为太师、信国公,才使理学真正进入了主流政治,……”(《中国思想史-第二卷》第219页,注释2。)
   10、 著名学者黄仁宇先生有一本言简意赅的小书《赫逊河畔谈中国历史》(三联书店1997年5月第2次印刷),在书中“道学家”一节中,黄仁宇先生写道:“理宗自己又崇拜朱熹的著作,他曾说:‘恨不与之同时’。于是,追赠朱熹太师,又和周敦颐二程张载同从祀孔子庙。兹后朱熹所注的四书,也成为历代开科取士的标准,他也可以说是继儒家的正统。”(该书第181页,倒数第10行。)
   11、 《四川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1年02期有一篇文章,标题是《宋理宗与理学》,文中写道:“宋理宗(1204~1264)逝世后,朝臣鉴于其对理学的贡献,认为他‘有功于是理’,议定庙号为‘理’。晚宋时期,理学之所以能走上官学地位,一方面是由于到这时理学已构建了一个成熟的理论体系,另一方面也有赖于最高统治者的尊崇。”顺便说一下,宋理宗的庙号为“理”,也有人说最初是“礼”,因为与金人有关的原因,改为“理”。不管这个说法是否真实,后世学者都认为,理学在宋理宗时代成为官方学术的正统,因此,宋理宗的庙号还是名副其实的。
    ……
   以上是我手边方便找到的一些专家和学者的著作,还有一些,找起来有点麻烦,例如陈寅恪、冯友兰、钱穆、吕思勉、邓广铭等等饱学之士,他们在这个问题上的观点都是一致的。我也没必要再引用,免得鲍鹏山先生认为我故意显示“博学”而更加不高兴,我只是为了鲍鹏山先生完善自己的观点抄几段书而已。其实我很不喜欢搞一大堆引用、注释,我平常写文章很少采用这种方式,目的是方便普通读者。但我基本能够保证,我的观点都有事例或材料做基础,以免误人。引用上面这些观点,目的只想告诉鲍鹏山先生,他所说的“程朱理学在南宋并没有成为正统”,好像不被绝大多数专家、学者接受。这大概确实如鲍鹏山先生所言“——这本来无关紧要”,因为它可能属于鲍鹏山先生的“新说”或“新意”。所以,如果鲍鹏山先生想给我“订正”,最好还是找上面那些专家、学者“订正”,犯不上同我叫劲。凭着鲍鹏山先生的人气,也许真的可以推翻大多数专家、学者的结论,为中国学术立下不世之功。

   鲍鹏山先生的文章很长,关于他正文的第一段,我为了“提示”他说得不太对,便写了这么长,如果对于鲍鹏山先生的回应再一一作答,那就太长了,没那么多时间。而且,这么一个基础的问题,鲍先生从回应文章一开始就给我一个大难题,我若再往下一一答复,真的太难为我自己。算了,免得鲍老师的粉丝们又来污言秽语地无理取闹,就此打住。彻底打住。

 

 

相关文章:

替鲍鹏山先生抄点书

金眼彪施恩是黑社会吗?

鲍鹏山的思维混乱

岳飞近代的离奇遭遇

岳飞是民族英雄吗?

岳飞800年历史评价的变迁

一桧虽死,百桧尚存

欧阳修整顿文风

苏东坡为何成为绝响

“秦桧发明宋体字”不足为信

领先世界的中国古代社会保障制度

承认差异,提倡融合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