ע ¼  
 ӹע
   ʾһ  |  ر
ܰʾ΢֤Ƶ΢ʺŰѹڣ°󶨣°΢  |  ر

һ˵

 
 
 
 
 

־

 
 

《潜规则》的背后心??  

2009-08-23 21:50:00|  ࣺ ʷ |  ǩ |ٱ |ֺС 

  LOFTER ҵƬ  |

    早就听说《潜规则》这本书,周围的朋友也经常拿这本书的?业绩说事。?潜规则??除了经济效益外,还有?荣誉?008年,深圳某机构将《潜规则》一书入选为?0?0本书”?近日终于抽时间看了一遍?潜规则?,我认为,这本书是名不副实的。它的畅??的道理,那就是当前中国腐败现象的层出不穷。但是,在解读这?象时,该书迎合了国内外长期以来形成的?错误观念,即,中国从来就是坏的?因此,这本书只能是人们面对当今腐败的?无奈发泄,?不能找到腐败的真正源头?
    近一百年来,批判、反思中国传统是思想界的主要内容之一,然而,这个思想潮流并没有形成多少有价?的东西,反?形成了一些有害的东西,其典型就是对中国历史和文化的彻底否定?这一倾向认为,中国的历史和传统文化毫无价值,中国几千年以来就?是落后?愚昧、野蛮?腐败、非人道的?在一定程度上,这个?想进程在近百年间的中国开展得比较彻底,它已成为很多人评说中国的潜意识,不管是对中国的现实和古代传统,很多人在评论时,都不由自主地把这种潜意识当成了绝对真理?换句话说,丑化中国的思想工作已经基本完成了?而?潜规则?这本书,就是建立在被完全丑化的中国历史的基础上的?br /<     作?的写作此书背后的完整心?和?想理论,就是被严重丑化的中国,因此,作?很容易就得出结论说,腐败是中国几千年来一贯的传统,作者甚至指出,当今中国的腐败还不如古代的腐败更文雅。事实上,腐败问题中国古代的确存在,而作者所向往的西方制度从古至今也同样存在。对于当今中国社会出现的腐败,究竟是?原因,作者并没有认真探讨清楚,只是在丑化中国的大前提下,把腐败完全归结于中国的传统,从?让他?爱的西方制度摆脱了干系,变成了一个绝对美好的对照。这种?度除了?成该书的整体结论不能令人信服外,在一些细节上也?成无知的错误?br /<     比方说,该书讲到清朝的一件事,庄稼收获的季节,农民要向政府交“皇粮?,也就是今天的交税?作?举例说,某地负责收粮的官吏故意刁难农民,还巧立名目多收?于是有人向上级告状?结果,上级政府严格明确了征税的规定,其中有一条说:下午三点以前不许停收?作?紧接?不经心地写道:?真不知道那些衙役原来是几点下班的”?这句话看起来没有严厉地批判,然?,这种?点到为止”的方式,给人的感觉是,丑陋的中国已经无可救药了,没有上级规定,官员毫无工作纪律,上下班时间??糊涂。然而,这种在丑化中国的潜意识下对读者的诱导,是因为无知而产生的不负责任的误导?
    以清朝为例,皇帝的上班时间从早上三点?,这就是凌晨的早朝,大臣们也是这个时间开始上班?从这个角度说,下午三点下班,?的工作时间达12个小时,作?的冷嘲热讽毫无道理?对于地方官员来说,没必要早上三点上班,也都在六点左右上班,类似于现在天安门的国旗班,每天与太阳一起开始工作(不是起床)?我们现在有一个词,叫做?点卯”或?/FONT<画卯”,意?类似现在的上班打卡?“卯”是古代人的时间概念,相当于现在早上5?7点?从这个古代遗留下来的词汇,就可以知道古代中国人,尤其是官府衙门大概是几点上班。一般来说,夏至前后上班更靠前,冬至前后上班时间比较靠后,但都在“卯时?范围内?这个道理很简单,古代没有电灯,很少有今天的夜生活,古人的活动时间尽量与日照时间结合在?。因此,古人?晚上八点就睡了?如果拿今天人们十二点睡觉相比,古代下午三点下班,等于现在傍晚七点下班,是不是够晚?因此,作?不放过任何机会,在这种细枝末节的小问题上都要对中国古代旁敲侧击地丑化的做法,实在是完全错误?
    前不久我写过?文章?a HREF="http://blog.sina.com.cn/s/blog_4134ba900100ejka.html" TARGET="_blank"<讲朱元璋大杀贪官却杀不尽的问?/A<。我在那篇文章中指出,明朝初期的贪官多,原因之一,是因为元朝导致儒家学说长期被冷落的结果。不少跟帖不同意这个观点,他们指出,明朝贪官多是因为明朝官员的薪水太低,?要贪污?我还奇?,?么会有那么多人对此持相同的观点?看了《潜规则》,我算找到了一点解释,因为《潜规则》一书对于明朝腐败的解释,就是这个解释?《潜规则》一书的作?指出,明朝官员的薪水太低,折合今天的货币,当时一个县令的月薪?840元,也就是年?.2万元。这样一个结果似乎告诉大家,官员收入在这个水平上,不贪也不行,因为,今天的普通?百姓,靠这样的收入也无法保证的体面的生活。我认为,作者在这里依然是以错误的方式严重误导读者?
    仅仅拿明朝官员的收入与今天相比,是不能解释清楚这个问题的,?且也是对历史的不公正。明朝官员的收入与当今人民币的比值,除了作?之外,我还看到其他人的一些计算?有一种计算指出,明朝县令的年薪收入相当于今天3.6万元人民币?这个数字与?潜规则?的数字有出入,但问题不大,因为有正式收入和岗位补贴的差别。关键在于,明朝官员的收入,与当时的老百姓收入的比较。有人计算指出,明朝?街头小贩的年收入?.6万元,一个屠夫的年收入为2.3万元,一个普通农民的年收入约1.4万元。如果我们把明朝官员的收入与今天相比,觉得少了,便认为他们有贪污的理由,那么,与当时的?百姓收入相比,明朝官员的收入少吗?再说,难道我们应该鼓励官员与?百姓贫富差别的加大吗?我认为,明朝官员与当时老百姓收入的差距,基本上是合理的。拿这样?数字来证明中国一贯腐败的传统,实际上说不通,反?转移了当今人们的视线。资本主义唯利是图的价?观毫无疑问是造成当今腐败泛滥的重要的原因,?资本主义是?潜规则??的作者充分肯定的社会制度,因此,他不愿面对资本主义与腐败的关系,便把当前腐败源头,寻根到中国历史的深处,以便让资本主义永远保持清纯少女的骗人形象?br /<     作?在书中这种想象?推理很多,比方说,作者提出一个理论认为,中国古代的一个朝代在刚建立的时?,对于惩治腐败的标准比较严格,越到后来,惩治腐败的标准越宽松。除了古代的事例外,作?还特地举了现代的例子。作者说?952年,新中国第?贪官刘青山?张子善便被处决了。?1997年,贪污百万元人民币的贪官,并没有个个都被处死,只有?贪污?93万元的贪官被处以死刑。于是,作?说,刘青山?张子善放在今天,贪污这点钱,很可能不会被处决。因此,作?用古代和现代的例子,证明了自己的理论:?正义的边界?是要老?。然而,作?的这个理论即便存在,他的推理也是完全靠不住的?br /<     我们只要问一个很?的问题:1951年刘、张贪污的钱,与1997年贪污的193万元人民币,哪个更?钱??认为,刘青山、张子善当年共贪污了170多万元人民币,作者可能认为没这么多?不管作?认为刘?张贪污了多少,在通货膨胀因素的影响下,半个世纪时间里,货币价值不能完全按照票面数字来比较,这应该是肯定的。因此,作??先紧后松的腐败惩罚规律,并没有可比?。?潜规则??中得出的真理性的结论:?正义的边界?是要老?,是?根本站不住脚的理论?这个问题对于现代如此,对于古代中国也同样如此。古代社会在?朝代初建的时候,?物价比较平稳。?到朝代的末期,基本都处在严重的?货膨?。这究竟是偶然的还是必然的?我觉得,作?如果在这个问题上下点功夫,说不定还能得出些真正有价?的结论,因为,对于这?题,国内外研究的人都不多。?作?在?潜规则??中,只是拿一些表面现象,不负责任地胡乱类比,得出的结论自然是不可信的?br /<     此外,作者在向往西方制度、丑化中国传统的同时,还大量沿用阶级斗争的理论来评价中国历史。比方说,作者认为,中国古代的官民关系,就是狼和羊的关系。我不知道对于西方社会,作?是否也用这样的关系来类比。在另一处,作?说中国古代的老百姓是虾米,小官吏是小鱼,大官是大鱼,因此形成了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的链条?我想问作者,在他喜欢的美国社会,虾米、小鱼?大鱼的关系是否也同样存在?难道美国社会是花鸟市场鱼缸,养的都是同样品种?同样大小的鱼?因此,用这种歧视?的比喻来描绘中国,根本找不到事实的真相?这种比喻放在中国可以,放在西方也同样可以。只是在丑化中国、美化西方的心理和理论定势下,像《潜规则》作者这样的人,不愿把这种比喻用在他们心爱的西方而已?/FONT<

    作?在书中还多次提到中国古代政府就是?暴力集团。我们知道,政府就是合法暴力的概念来自西方,这个概念认为,所有的政府都是暴力的,但是,类似?潜规则?的作者们,只愿意把这个概念用到中国,而不愿意把这个概念用到他们心爱的西方。西方社会在他们嘴里,?是没有任何暴力的倾向,?他们居然视?不见:世界历史上只有中国,拥有丰富?完整的理论,要求政府弱化暴力倾向。当然,作?并非完全无视这个现象,只是在彻底否定中国的理论指导下,将中国古代主张仁义道德的治国理论,用很?的一句话带过:那都是骗人的?如此说来,难道作者是希望在全世界每一个国家,都将暴力进行到底吗?
    中国社会从古至今的确有腐败,但是,腐败并不是中国独有的现象?即便在今天的美国,腐败也大量存在,不用举例了,有人愿意视而不见,我也没办法?说中国的官场是?成腐败的根源,看看英国人写的?书?官场病?,就会知道,腐败那里都一样,或多或少而已。将其原因完全归结到中国传统的头上,是非常不负责任的错误做法。这种做法对于解决当前中国的腐败毫无意义,只有对爱护作?心目中美好的西方制度有用,但是,这种用处也只是掩耳盗铃?因为,对于西方制度这种爱屋及乌的盲目崇拜,很可能使我们看不清西方制度真正的价值和弊病。(待续?/FONT<

 

 

相关文章?/FONT<

《潜规则》与丑化中国

《潜规则》的背后心?

嘉庆?珅的现代解读

私有财产并非神圣

朱元璋为何对贪官无奈

卢武铉的羞??/SPAN<

“富二代”垮掉,是好还是坏?

中国古代皇权合法性问?/FONT<

平民皇帝??/FONT<

金钱就是社会权力

钱太多了就不是钱

挣钱与赚?/FONT<

伟哥时代与美国调?/FONT<

美国会分裂吗?/FONT<

文化种族主义的无形毒?/FONT<

21世纪的中美战略转?/FONT<

 

烂根楼的“露底?很丑?/FONT<

150年前的一份贿赂名?/FONT<

新闻1+1,糊?+1

易中天喜欢美国谨防太?/FONT<

“庞氏骗??很流?/FONT<

企业高管为何收入惊人?/FONT<

股市与就业?向??/SPAN<

?税与贫富差距

为何找工作越来越?/FONT<?/FONT<

透过表面看?用破?/SPAN<

救花旗不救汽车的理由

企业专制不容忽视

日常生活遭遇强势企业

李银河先生,贫穷是活该吗?/SPAN<

伊拉克战争:?私人战争?/FONT<

?老套路的腐败路线?/SPAN<

美国民主潜规?/SPAN<

 
 
Ķ(1726)| (0)
Ƽ ת

ʷϵĽ

<#--־Ⱥ־--> <#--Ƽ־--> <#--ü¼--> <#--Ƽ--> <#--Ķ--> <#--ҳƼ--> <#--ʷϵĽ--> <#--Ƽ־--> <#--һƪһƪ--> <#-- ȶ --> <#-- Ź --> <#--ұģṹ--> <#--ģṹ--> <#--ģṹ--> <#--ͶƱ-->
 
 
 
 
 
 
 
 
 
 
 
 
 
 

ҳ

ҵƬ - ͷ - ֻ - LOFTER APP - Ĵ˲

׹˾Ȩ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