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世界

 
 
 

日志

 
 

应该爱护周海洋  

2009-07-12 12:34:04|  分类: 时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700

   湖北考生周海洋在今年全国统一高考中一鸣惊人,某电视台要我去参加一个节目,很多人一起讨论这件事。高考作文题是《站在黄花岗烈士陵园的门口》,周海洋没有像常规一样写作文,而是写了一个长篇七言古体诗。写完这首诗,他没剩多少时间,语文试卷上的其他题目好像也没时间做完。但是,阅卷组的老师对周海洋的这首长篇七言古体诗很欣赏,给了他作文满分。但周海洋的其他科目成绩并不好,数学只得了40多分,总分370多分。有一所大学愿意破格录取周海洋,引发了很多议论,赞同有之,反对有之。而周海洋又表示自己不愿接受破格的待遇,他要复读,要堂堂正正地考上大学,这又引起了议论。
   首先,周海洋的长篇七言古体诗写得怎么样?这个问题问得比较狡猾,关键要看用什么标准来衡量。这首诗共102句,1000多字。如果按入选诗集的纯粹文学标准,这首诗不怎么样,毛病不少(由于篇幅所限,不加引用,有兴趣的可以在网上搜一下)。如果只是对今天一个18岁的年轻人,我觉得,写出这样的诗不容易,在同龄人中,周海洋在这个方面可算翘楚。此外,我们还可以做一个假设,如果当今所有青少年从小开始学习的都是文言文、古诗词,如果高考语文科目都像唐宋科举一样,要求考诗赋,我认为,周海洋的这首诗也不一定能算突出,可以预见,古体诗词写得比周海洋这篇更好的,一定大有人在。因此,周海洋获得作文满分的这首长诗,实际上是在大家都不重视的地方,花了很多功夫,因而在结果上显得非常突出。
   但是,我们用这种就事论事的总体评价方法对待周海洋并不完全合适,在总体评价之外,我们还应该把周海洋当一个具体的人来看待。对于年轻人的教育,我认为,不管在小学还是中学,乃至大学,除了掌握基础知识外,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就是要培养年轻人对于某个事物、某个领域的喜爱。而且,应该将年轻人的个人喜爱,与他的求学和将来的谋职立身,建立个人事业结合起来,避免太多学非所用,用非所学的浪费,避免学子不必要地浪费宝贵的青春。从这个意义上说,周海洋的古体长诗显示出他对中国古典文学、古代历史强烈的喜爱。这种自发的喜爱和热情非常宝贵,应该受到爱护,并使他将来有可能在这条道路上寻求更大的发展。对于周海洋如此,对于其他学生也如此。但是,我们也不应该只肯定类似周海洋这样对古典文学的喜爱。我有一个朋友,他儿子还在上小学,对于各种各样的火车非常喜爱。他父亲并不是火车方面的专家,而是搞艺术的,不知道孩子的这个兴趣爱好是如何来的。小家伙自己找资料,对于英国、美国历史上早期的火车,各种技术参数都很了解,令大人们自叹不如。这种喜爱和自己钻研的热情非常宝贵。
   其次,高等院校是否应该破格录取周海洋?我觉得,如果按照统一高考、统一录取的体制,破格录取周海洋的确有违公平。我国现行高考制度有它明确的时代背景。当初,各类人才奇缺,国家财力不足,教育又必须要办,因此,国家拿出一部分财力,培养国家急需的各行各业人才。所以,高考制度建立时的目的性非常明确。由于当初高等教育资源稀缺,统一高考并非完全意义上的选拔人才,而是国家培养人才之前的入门资格测试。这样一个在稀缺资源条件下的资格选拔,更重要的是公平。要做到公平,就要有统一的标准,没有统一的共同标准,公平就很难实现。
   但是,这只是高考制度建立的初衷,虽然也延续到今天,然而,今天的现实已经发生了变化。如今,高等教育资源已经不像过去那么稀缺紧俏,虽然水平良莠不齐,但总的来说,随着富裕程度的提高,随着国家加大投入和社会力量进入教育领域,高等教育资源稀缺的状况已经有了较大改变。这可以从毕业分配得到体现。以前高校毕业后,全部由国家包分配,那是各类人才奇缺的结果。现在,高校毕业后,找不到工作的大有人在,说明国家主导的人才培养计划已经没过去那么紧张。教育资源的扩大,接受教育人数的大大增加,国家有了较大的挑选余地,因而,统一标准的选拔方式就显得过时了。
   在当前社会环境下,高等教育培养人才的标准应该显示出多样化和灵活性。然而,在这个问题上,新体制还在酝酿,新旧体制还处于交替的阶段。目前,统一高考和高等教育制度也多少改变了一些过去国家急需定向培养、定向分配的方式,在很多方面允许破格,允许特招,允许自主招生。从这个意义上说,破格录取周海洋也没什么不对。然而,这种破格还牵涉到人才培养的具体目的。比方说音乐学校的招生可以自主,古体诗词写得好,大概没什么用。
   教育有时候有明显的目的性,有时候则没什么功利性。前者在教育资源紧缺的时候会比较突出,后者在教育资源丰富的状况下也很合理。对于投资教育如此,对于接受教育的人也同样如此。比方说,有些六、七十岁的老年人也想上大学,金庸老先生还到英国去读博士,这都是教育非功利性的体现。对于周海洋来说,我觉得,他对于中国古典文学、古代历史的钻研,主要还是发自内心的喜爱,没有多少直接的功利性,因此,他拒绝破格录取,也就顺理成章。有人为之惋惜,劝周海洋不要放过眼前的机会。但是,我认为,只要是周海洋自己做出的决定,也应该肯定。周海洋决定复读后重新考试,也是他对自己有自信的体现。因此,对于周海洋的个人喜好,我们应该爱护,对于他的自信,我们应该鼓励。相信周海洋只要坚持不懈地努力,在当前孕育着种种变化的高等教育制度中,一定能找到适合自己的深造方式。最后,录一句古人的话:行者常至,为者常成。

 

 

相关文章:

应该爱护周海洋

取消高考之争的背后

学校师长与军队师长

民营私立学校第一人

独立知识分子的典型

雨天的体育课

美国式“井底之蛙”

从教育看美国竞争力

 

排行榜之风可以休矣

成功学为何大行其道

现代社会的愚民手段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