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个人的世界

 
 
 

日志

 
 

钀х孩鐨勩?婄敓姝诲満銆嬪浣曟姉鏃ワ紵  

2009-11-30 10:32:00|  分类: 文化艺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人发起纪念萧红的活动,约我写点文字。我对萧红没有多少研究,其代表作《呼兰河传》匆匆地浏览过,感觉上絮絮叨叨,没有情节也没有人物塑造,不像小说,大致只能算一个早年回忆。对比她另一个著名的中篇《生死场》,《呼兰河传》在语言上要自然一些,较少喝了洋墨水的拿腔拿调。除此之外,对于《呼兰河传》说不上多少意见。《生死场》是萧红第一次以“萧红”的笔名发表的作品,这个作品不长,但在萧红的创作道路上地位比较重要,就此说点看法。
    《生死场》这个中篇刚出生时的命运比《呼兰河传》强多了,后者过了几十年才被人追捧,而《生死场》刚出版便名噪一时。究其原因,《生死场》发表的时间是西元1935年,距“918事变”已有几年,东北义勇军正在白山黑水浴血抗战,全国民众抗日情绪高涨,正在积蓄更大的力量。《生死场》发表一年之后,爆发了西安事变,中国的抗日进入一个全新的阶段。萧红的《生死场》便处于这样一个历史时期。由于萧红是东北人,《生死场》写的又是东北的事情,因此,《生死场》一出版,便被看成是抗战文学,加上鲁迅亲自作序提携文坛新人,引人注目便顺理成章。
    然而,读完《生死场》,我很难得出结论说,这是一个抗战文学。摩罗先生几年前在北大有一个演讲,演讲稿后来以《<生死场>的文本断裂与萧红的文学贡献》为标题在杂志上发表。摩罗先生认为,《生死场》有一个明显的“文本断裂”,前面三分之二不是写抗战,后面三分之一,突然跳到“十年”后,进入了抗战的年代,中间有明显的“缝合手术”,目的是弥补先后不一致的断裂。对于摩罗先生的这个分析,我表示认同。读过该小说的人,应该都会发现摩罗先生指出的这个别扭的断裂。我们就探讨一下该“断裂”前后的内容。
    《生死场》的写作时间是西元1934年,以“十年”来分隔前后,前面三分之二部分的内容大致是20年代的事情,与抗战的确没有多大关系。我觉得,萧红原来的写作计划很可能没想写与抗战有关的事情,在完成大部分内容时,由于某种原因,她决定加入抗战内容,便很生硬地跳到十年以后。事实上,后面三分之一“十年后”的内容,抗战的描述也很单薄。与前半部分相对比,人物的行为逻辑显得矛盾。换句话说,看过前半段,再看后半段,读者不知道小说中的人物为何要抗战。
    《生死场》的前半段描述了东北的几个人物,没有一个生活幸福,也很少让人感到可爱。萧红笔下抗战前的东北以及东北的人物,大都在反映东北社会的丑陋和劣根性,那时候,那里的人们生活麻木、精神麻木、灵魂麻木,人人活得都像行尸走肉,小说中写到:“人和动物一样忙着生,忙着死……”,婴儿摔死了,母亲爱庄稼不爱孩子,“妈妈们摧残孩子,永久疯狂着”。一个生病的少妇嚎啕大哭:“我这那是人啊,分明是鬼啊,老天你让我早死吧!活埋了我吧!”等等。总之,《生死场》的前半段,东北农村完全是一个丑陋的世界,一个令人厌恶的冷漠世界,乱岗上大量的死尸无人掩埋,成为野狗们的食物。萧红说:“每个家庭是病的家庭。是将绝灭的家庭。”走投无路的农民当起了土匪。萧红借一个老太婆的口说:“这是什么天象?要天崩地陷了。老天爷叫人全死吗?”“天要灭人呀!……老天早该灭人啦!人世尽是强盗、打仗、杀害,这是人自己招的罪……”这就是萧红笔下日本侵略者来到之前的东北,让人感觉这是一个应该被毁灭重来的东北。那么,日本人来了,不正好应验了日本鬼子来到之前东北老太婆的祈祷吗?日本鬼子难道是帮着受苦的东北人民来毁灭这个旧世界的?那么,东北人民还有什么理由抗战?本来就是生不如死,日本人来了还是生不如死。与日本人来到之前原有的种种病态相比,萧红并没有描述多少日本人来到之后给东北人民带来的苦难和罪恶,那么,抗战有什么意义?这就是萧红让我感受到的矛盾。
    在后半部分,萧红借一个农民的口说,死了以后,我的坟上要插中国国旗。这种与抗战有关的文字,在小说中有点突兀,此外还有几处出现了“阶级”、“爱国军”这样的字眼,明显有硬塞进去的感觉。我看到这里总在想一个问题,总在为萧红笔下人物的抗战找一个理由,为什么要抗战?难道赶走日本人,就是为了回到过去那个生不如死的中国吗?昔日的土匪现在抗战了,一个东北母亲痛骂这个抗日的“土匪”,责怪他把她的儿子拉去送死。小说中写道:爱国军路过村子,“人们有的跟着去了!他们不知道怎么爱国,爱国又有什么用处,只是他们没有饭吃啊!”按照萧红的意思,日本人如果给饭吃,不也一样跟着日本人去吗?爱国、抗战找不到任何理由。在后半段抗日的大背景下,萧红描写一个东北男子说:“对于国亡,他似乎没有什么伤心,他领着山羊,就回家去。”萧红又描写一个东北女子说:“我恨中国人呢?除外我什么也不恨。”我想,萧红笔下的这些人,对于做亡国奴,应该是没什么想法的。日本人的到来,甚至满足了他们对于自己所生活世界的仇恨和厌倦,日本人的到来,甚至可能是这些人希望的。
    因此,我不认为《生死场》是一个抗战小说,其中零星些许的抗战文字,不过是应景的要求加进去的。这个小说原先的意图就是描写东北的丑陋,就是要描写东北同胞行尸走肉的状态,由于遇到了抗战主题,两者无法吻合,才造成了文本的断裂,使得抗战和劣根性也无法吻合。那么,那个时候东北的人们真的像萧红描写的那么丑陋吗?几十万东北义勇军抛头颅、洒热血,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抗战十年,在萧红的笔下毫无体现。因此,我只能说,萧红笔下的东北,并不是当年东北的真实景象,只是透过她的眼睛看到的某一部分的东北。如果,当年我看到萧红的这篇小说,我一定会对自己为何要抗战的理由产生怀疑,那么一个没有爱、没有善良、没有前途、没有光明的中国,值得用生命去捍卫吗?如果当年抗日义勇军的战士看到这样的小说,会怎么想?

 

 

相关文章:

萧红的《生死场》如何抗日?

政府与公司:为商业的学术

关于曹明华和她的新书

《大国游戏》:看懂洋人“窝里斗”

从“拍卖处女膜”看经济与道德

资本主义有多大前途?

读懂黄纪苏的“距离”

新书预告《中国没有榜样》

《中国不高兴》为何会热?

《新京报》请来高人,叫阵《不高兴》

请教《新京报》

萨达姆罪行的来龙去脉

未来会给萨达姆平反吗

头等强国,一个必然的结局

中国为何需要“大国策”?

《达芬奇密码》简要看读指南

《潜规则》与丑化中国

《潜规则》的背后心态

同宋鸿兵先生打一个赌

从《货币战争》看政商关系

我们需要怎样的政府?

自由何必挂羊头

自由经济如何无视道德

自由贸易从来不自由

易中天喜欢美国谨防太过

从福泽谕吉到当今中国

日本为何拒绝战争赔款?

柏杨是否也丑陋?

英国绅士的黑心导游

禁忌时代的爱情

 

打黑反贪的“异地机制”

如何惩治美国?

“战争税”能否曲线救国?

治理虚假广告:别只打苍蝇不打老虎

勿将“钓鱼执法”妖魔化

从“拍卖处女膜”看经济与道德

资本主义有多大前途?

实名推荐:人治与法治的关系

《隋朝来客》是高台跳水还是纵身跳崖?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